每次北極熊出差,如果沒打電話回家我總會特別擔心,擔心他發生意外,擔心他困在什麼地方,總而言之,腦袋裡會自動搬演各種狀況,然後感覺的到自己心臟的跳動,撲通撲通。

小時候每次爸爸媽媽兩個人單獨出門一兩天,我也會這樣胡思亂想,總往壞的想,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原來大部分時候我的心情太過平靜,所以沒什麼雜感可寫,總要情緒起伏時,會想藉由文字釋放那些暗流,問題不一定借此消失,但是總是一種宣洩的出口。

然後我想人總是這樣,擁有的時候舒適的享受著對方給予的溫度,等到感覺到有失去的可能,才擔心。

然後會有點後悔那些無聊的小摩擦,但是當下又是極認真的困倦於同一個問題,芝麻般大小卻會偶感不適的問題。

剛剛上104去看上海的工作,工作是有的,隔了那麼多年,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適應上班生活,而且光想到摸回老本行,就乏了,大概也沒有老闆願意三點放人的吧,不過這樣小饅頭上幼稚園下課時就無人照顧,嗯,無聊的人總想著這些無聊的事情。

過了午夜以後,窗外的寒冷透過窗子滲透進來,然後大理石地板也冰涼了,把空調的溫度調高了些,披了披肩,開了桌燈,我和自己說說話。

小饅頭已經睡了,北極熊不在家,窗外的燈光滅了,北極熊的手機也打不通,所以這晚就這樣自己和自己過了。

通常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但是偶爾還是會杞人憂天一下,沒辦法。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