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夢的邊界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夢見我回到少女時代居住的那個小鄉里,山坡地上的那片農地尚未被剷平蓋那些乏人問津的別墅,但是卻有幾個用木板拼起來的小板房,裡面住著原住民。

我沿著熟悉的小巷慢慢走,多年的鄰居叔叔們已經都變成退休的老伯伯,坐在門口就著午後的陽光和微微的秋風看報紙,門口的盆栽樹爬滿了爬藤類的植物,嫩綠的葉子圓圓小小的,很可愛。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接近天堂的地方,腳下踩的土地不是泥土,而是連綿不盡的雲朵,大海則是廣闊的藍天,那裡的人民美貌精緻的像精靈與天使的混合體。

即使是這樣的地方,也有戰爭和愛情的搶掠事件。

她在某個轉角不小心走入了這個異世界,她平凡的外表在一次又一次的小事件裡逐漸被增添了風采,她有韓劇女主角的風采和婀娜多姿,為了方便在雲朵間穿越,她的背部長出了雪白而豐盛的翅膀,她穿著精緻的衣裳、肌膚像和闐玉般溫潤可人。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夢中。

有一個女人,約莫三十多四十歲,因為和丈夫發生冷戰,所以帶著老大丟下三個小孩回娘家,住在出嫁前的小房間裡,有一天,她在聽著廣播,才發現那個有著好聽磁性聲音的當紅男星X原來以前是他的同學,而且高中時曾經暗戀她,還寫了好幾封沒寄出去的情書給她。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小朋友在上課時間自己背著包包走出教室,為了什麼原因我並不清楚。

他走出校門,踢著路上的小石子,想著這樣也好,反正他也不喜歡上課,功課又不好,偶爾還會被班上的惡棍同學欺負,從今天開始他就不用去上課了,自由了,他心裡有一種說不上來又高興又失望的感覺。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一陣子做過兩個怪夢,第一個夢還不錯,第二個夢頗怪,我想先寫下記得的。然後覺得或許自己過著孤獨的離群索居的日子或許也能適應,只要沒有經濟壓力的話。那麼人際關係將是多乾淨呀,沒有人牽引你的情緒,也不用介意別人,到這時還是覺得交際是一件複雜的事情。



之ㄧ。



我一個人住在海邊的日式兩層木造房子裡,日裡夜裡都會聽見海浪撲打岸邊的聲音,海岸的一邊是礁石,另外一邊則是米黃色的沙灘。


我總坐在書桌前,看書或打字,只有我一個人,年紀約末二十五歲上下,身體還未臃腫變形,容顏未老。


屋子的門鎮日開啟,門外放了一個類似簽到簿的白色版子,總是有在附近上學的十幾歲女孩子們雙雙對對的跑到我的屋子裡來幽會。她們總上到二樓臥室,在鋪著棉被枕頭的房裡細語著,有時房門開著,有時不,可是我總是在看的到海岸線的那個書桌範圍活動,並不介意她們擅闖我的房間,只是後來因為越來越多的女孩子們把這裡當做幽會基地,於是我只好在屋外掛起告示,不再讓人上到二樓。


那一天下午,屋子很安靜。


隔天卻來了許多人把整個一樓客廳坐滿了,還有兩個男生正在調理食物飲料,並且問那些客人要喝些什麼,她們把我這裡當民宿餐飲了,然後我告訴大家,這裡不是民宿噢,你們找錯地方了,那些客人方才散去,只留下三三兩兩喝飲料吃東西的客人。


19:00 13/7/2006



之二。

夢見我把所有的東西包括親人丈夫兒子都留下,自己一個人逃亡,我沿著某條路線,在逃亡途中曾經生出三個小小的胚胎,他們不須在母體孕育,即會自行長大,於是我一一把他們交給當時遇見的好心人照顧,只留下最後一個,我讓他在我的肚子裡長大,我們在海岸線的工廠裡隱姓埋名的生活著。


那三個小胚胎都依環境不同而有特異功能,目前已經想不起來。


後來,我還是被追捕我的人找到,他們揚言我不回去的話就要一一處決我的親人丈夫朋友,於是我帶著寶寶,跟他們沿著原路回去,而之前的三個小胚胎已經長大,不過這夢過的太久,我已經忘了。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夢見我是遠古時代的人類。


那時人們還穿著獸皮,過著茹毛飲血的生活,我們這個族群住在濃密的森林深處,這裡陽光很少透的進來,所以白天也像黑夜似的,有一天,整個族群悄悄地起了變化,所有的女人們約定在某個沒有月光的夜晚一起向北逃跑。


她們秘密地準備武器和糧食飲水,然後在那夜趁眾人熟睡之際,所有的女人們都離開了。


男人們醒來後非常生氣,帶頭的首領循著女人們遠去的足跡追趕,他們那擅長追捕獵物的雙腿,很快地在第三個夜晚追上了女人們,因為她們微弱的火光無論遮掩的多好終究還是被發現了。


於是她們持著弓箭射殺前來圍捕她們的男人們,但是男人們多數赤手空拳的嘗試捉住女人,因為每一個女人都是珍貴的,她們肩負著繁衍以及照顧家庭的責任。


有個男人不幸一箭被射中生殖器官,他哀嚎一聲,往他們的原居地開始奔跑,而很快地,所有的女人都被俘虜了,她們雙手被反綁,由男人們押著她們回去,而那個男人不斷地奔跑,小徑兩旁的景色在他的劇痛中奇異地鮮明起來,他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他想著自己只要趕快回到營地養傷就一定能活下來,可是他不知道,在營地等待他的將是死亡,而他的屍體將會被眾人分食。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夜我搭上前往南美洲的飛機,好像有些什麼任務在身。飛機上的座位豪華舒適,雖然每個位置都坐滿了人,但是一點也不擁擠。我不確定我是男是女,不過我的任務似乎是去某個內亂很嚴重的國家採訪新聞。

飛機中途曾停下來加油,然後又繼續飛往下一個中繼站,過了很漫長的一段時間,這期間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最後親切美麗的航空公司小姐廣播說飛機即將降落,請繫好安全帶,椅背豎直....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圖為墾丁夏都沙灘酒店

這兩天一直夢到普吉島。二十歲的時候去過一次,潔白美麗的沙灘,透明的藍色海水,像貝殼般的不知名小螃蟹。我站在海灘,對海湧起一種懼怕,好像隨時會被吸入似的,所以我頂多在海水深及大腿處的地方玩玩而已,那時。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沿著山邊走,打算到某個朋友家裡拜訪,他沿路走沿路敲下岩壁上突起的石片,並且告訴我這是生之石。而在岩石遮蔽的黑暗處,那些將死未死的生物,則是死之石。


收集生之石是他的興趣,所以他常在回家的路上收集那些石頭。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見舟001213
在某一個遙遠的國度,有一位領主為他的繼承人選擇了一位貌美而溫婉賢淑的媳婦,首先我必須先解釋一下這個國家的存在型態,這是一個動盪而領土時常分割的國家,每個人都可以據地為王,也可以挾著強大的軍力擴張自己的領土,而女性在那個國度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頂多只是像個男人的附屬品吧?不過,在那個國度的軍隊的移動工具卻是公共汽車噢,一隊一隊穿著整齊的武士剛正不阿的坐在長途客運巴士裡,穿越草原和每一處公路可以到達的地方。

那位女子是某個山腳村落的大戶人家的女兒,由於出落的落落大方,所以便被來家中作客的領主看中了,他覺得這女孩有他死去的妻子的堅毅的特質,所以一定非常適合當他兒子的妻子,而且那領主繼續想著或許他們可以繼承他江山霸業,把領土無限擴張,從東海到南海,最後統一這個國度。

於是在某個適合遷徙的春分時節他們結婚了,新郎和新娘直至結了婚那一夜才見到對方───彼此都說不上喜歡或者厭惡之類的感覺,他們只是各自遵守了父母之命而結婚了。

結婚後不久他們又繼續展開遷徙,那女子像個沉默的隨身僕庸似的跟在她的公公與丈夫身邊,走路時必須落後丈夫三步、吃飯時要等所有的人全部吃完,才能匆匆的吃兩口算數,然後就必須開始整理那一堆杯盤狼藉,日復一日,月復一月,那女子開始質疑自己為何必須將一生埋在這無止盡的遷徙與奴僕般的生活中?

她坐在巴士的第二排左邊靠窗的位置上,看著正在駕駛著這輛龐然巨物的丈夫,看著滿頭華髮的公公,和坐在第一排的丈夫的乳母,她想著開如何提出離開的請求,但每一次她都因為不知如何開口而作罷,她把目光飄向窗外,看著隨著季節而不同的草原景色,有時滿佈著不知名的小花、有時枯黃一片,有時青嫩鮮綠的像是一片連綿不絕的海。

後來有一天,她的公公帶了一整隊士兵前往另外一個地方打仗,於是這個旅途裡就只剩下她和她的丈夫,一路上她幾次鼓起勇氣想告訴他,她想離開,而最後終於在她第N次下定決心之後,她明確的(其實是帶著一點點怯生生的猶疑的)告訴了他。

那個年輕而沉默的男子只是專心的開車,過了好一會才告訴她,他答應她的要求。

不過這時那女生的心底卻隱隱的有點兒不舒服,沒想到原來在他的心底,她只是如此舉無輕重的存在罷了,他連一絲絲的不捨也沒有,她沒辦法從他的表情裡去讀出任何訊息。

後來,黃昏到了,他們到了一個巨大的池塘邊紮營,在大家正在打水準備煮晚餐時,卻突然遭受到巨型蜻蜓的襲擊,每一隻蜻蜓的翅膀張開來都有人類張開雙臂那麼大,於是大家驚慌失措的四散逃逸,她的丈夫拉著她的手沿著水路跑向森林的的深處,那是他第一次牽她的手,他們跌跌撞撞的奔跑著,整個身體都弄髒弄濕了,後來他們倆乾脆在某個樹洞裡點燃營火紮營,他對她說,如果她想走的話,或許現在是最好的時機吧?因為若她想逃跑的念頭被他的父親發現的話,一定會被處決,所以趁著清晨霧氣未散時走吧。

她翻弄著殘留的營火,默默不發一語。

他把從不離身的銀柄箭弓從身上解下來交給她,叫她隨身帶著,以便通過一關又一關的檢查。

那時候領主已經發現他們兩個了,他拉開了長弓,準備自行處決她的媳婦,可是當他看見他的兒子把那把銀弓送給她時,他緩緩的放鬆了繃緊的長弓,並且掉頭離去,因為那把弓箭是他妻子的遺物,當年他傳給他的時候,就曾經對兒子說將來要把這銀弓給自己最深愛的人,而如今他明白了兒子的深意,於是他放過了那個即將叛逃的女子。

那對夫妻像一對老友般互相道別,彼此要到了這一刻才發現自己是多麼喜歡對方,但是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他們從小所成長的環境,把兩個人都訓練成了一個不擅表達自我情感的人,於是自此以後,他們就再也沒見過面。

過了多年以後,那位少主沒有辜負他父親的願望,成功的統治了大半的領土,而且後來又再娶了一位妻子,那女子也在離開他以後,依著自己的心願變成了一個成功而聲名遠播的說書者。

他們再也沒見過面,卻總是惦記著留心著彼此的消息,誰也不知道他們依然深愛著對方,這一切變成被時間掩蓋的秘密。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夜你來 

幽暗的思維裡多了一點笑意

窗前還下著雨 

 

我不敢向你望去 只想同你坐著

以指尖 感覺一點點你的氣息

 

以前我做過一個夢,雖然大概已經是十年前了,可是偶爾的那場夢境的片段還是會浮現出來,只是一小段,卻足以讓我銘記在心且反覆玩味的,每次想起那片段,好像都是在落雨的時候吧?

我在一個大宅院裡工作,過肩的髮紮成一束服貼的馬尾,我安靜,不多話也不笑,像個影子。有一天,主人的好朋友千里迢迢的來拜訪他,他們好像好幾年沒見面了吧?所以那一個夜裡他們談的很晚。

那是一個秋天,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院子裡的落葉已經鋪滿了整個地面了,但是還是在不住地繽紛落下。

如果走在小徑的石鋪路上,就可以一直聽見細碎的葉片破損的聲響。
 

後來我帶著那位陌生的旅人去院子後方的客房安歇,中間的細節我忘記了,我只記得大廳裡燈火通明,我掌著燈,領著那位高大安靜的客人往後院裡走,空氣是乾冷的,這夜晚裡一直有落葉落下的聲音,還有不遠處竹林因風而起的沙沙聲,還有我們沉默的腳步聲,還有那些乾枯的樹葉被踩碎的聲音,此起彼落。

後來,進了房門,我燃亮了微微的燭光,他便把行李放下,然後坐在床邊休息,好像很疲倦很疲倦似的,我猜著他會不會已經流浪了幾萬里?還是曾經徘徊過無數的城市?他高大而沉默的身影化成一座凝固的岩石,空氣裡都是他的氣息和旅行的味道。

我大概也是認識他的吧?在某個時刻上來說是的。因為我後來也坐在他身邊,我們兩個就這樣肩並肩的坐著,不過沒有說十分的靠近,約莫還有三四十公分的距離吧?

他舒緩了筋骨,然後把右手擺在床邊,閉目沉思。我緩緩地伸出左手,然後覆蓋其上,但是我始終只望著地面,不發一語。
 
最後記得的一句話是:『我找你找了好久了。』
 

然後就這樣,我只記得如此了,可是回想起來,即使在多年以後,我還是很心折在這樣的氛圍裡。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