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流光飛影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現在這感覺挺詭異的,好像在陽光下攤開了一張白色的畫紙,可是實際上擁有畫紙的人已經二十年沒提起畫筆,所以不會畫畫了,那感覺挺淒涼。
 
昨天看完太宰治,他的人生彷彿一開始就堆錯了一個積木,然後敏感善良的天性讓他的人生往快速崩解的方向傾去,我明白他,但是不想成為他。有個已經自殺的人寫出這樣的一本書,或許可以保持平衡,我們在生活中破解各方訊息傳來的密碼,摸索前路,只覺得自己的生活彷彿有可能會有變動,但是也可能維持不變,好像站在舞台上,布幕還沒展開,不知道觀眾入座率多少? 或許觀眾席上空無一人? 或許。
 
書上有很多句子值得畫線,即使言語和文字是不精準的,在某瞬間不經思考寫下,也就成了霎那璀璨。
 
「我的不幸,其實就是無力拒絕他人的不幸。一旦拒絕,不論對方或是自己心裡,永遠都有一道無法彌補的白色裂痕,我被這樣的恐懼脅迫著。
 
我與人交談時,總是對可怕的冷場保持著警戒。」 太宰治\人間失格
 
我在考慮把字放到哪裡? 又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書寫是一種自我對談的方式,或許有助於釐清思緒?
 
不清醒的人生其實是幸福的,因為一閉眼,不思考,你就已經老了,清醒的人生總在心裡百轉千迴,而其實很多事情不該想太多。
 
或許其實我這陣子只是一直在發呆,坐在路邊的候車亭裡,等著慢悠悠不知何時會來的公車。
雲朵躺在稻田之外的遠山藍天裡,如果是這樣,那我大概很悲哀的回到了討厭的童年,這輩子最討厭的一段時光就是童年,大概受到的限制太多了?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6 Tue 2008 12:37
  • 幼犬

這個週日,我們到那間美式早餐店吃早午餐的時候,看見一個男人在路邊下了車,他牽著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幼犬,到另外一間咖啡店買了三明治,然後就坐在窗外那間德國餐廳前的木椅上吃三明治,從我坐的這個這個位置很容易就看見那條神情專注的盯著主人手中的三明治的幼犬。
 
那男人時不時會分牠一點起司之類的,牠總是三兩口就吃完,然後繼續用那種水汪汪的專注眼神盯著牠的主人。
 
溫暖而熱情的小狗。
 
牠的毛皮黑的發亮,厚厚的腳掌穩穩的踏在石板地上,黑漆漆的鼻頭也像寶石一般發亮,但是我知道最起碼我這十年不會擁有這樣的動物,溫暖而熱情但是需要很多很多愛的動物。
 
這是四處遷移的壞處,因為移動跨越國度,如果不想在搬家時上演生離死別,就只能把念頭壓下。
 
往壞處想,養了狗就有餵養的責任,還有每天要遛狗,如果生病了還要帶牠去看醫生,不能有長時間的旅行,有很多很多的壞處。
 
可是我很喜歡在樓下偶遇鄰居們養的各種品種的狗兒,不屬於我的。
 
牠們總在陽光微暖的時候在草坪上奔跑跳躍,夏天轉秋時,每天帶小北極熊在樓下等校車的時候都可以看見各色各樣的狗兒,我們這棟樓有位頭髮全白的老太太養了一隻黃金獵犬,前年我們剛搬來的時候牠還是一隻可愛的幼犬,現在已經完全長大了,個性還是和善溫馴,有時在電梯裡遇見了,就會想摸摸牠的頭,看看牠那明亮無辜的大眼睛,還有濕潤的鼻頭,和隨時微笑的臉。
 
有一戶人家養了三隻黃金獵犬、一隻雪橇犬,牠們每天四點多會沿著社區起伏的草坪遛一圈,他們家裏專門請了兩位阿姨照顧這四隻狗,每天的任務就是帶他們下來晃晃還有餵食,之前常常偶遇,那時就可以摸摸牠們,感受一下那暖烘烘的氣息,不過今年那戶人家大概搬走了,因為再也沒遇見了。
 
有時候會想像自己擁有一些甚麼,不過那些念頭很淡很少,因為我發現自己已經擁有很多,或許實際上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陶缽,能夠裝載的東西就是那些,慾望會把一些我不需要的東西倒入陶缽裡,但是又裝載不下,這是這兩年突然發現的,前些年我總喜歡收集甚麼,每次經過機場,我會買一管口紅,走過書店會買幾本書,回台灣時偶爾帶回一雙鞋和衣服,但是隨著窩在家裏的時間越長,我發現許多東西都不是我非常需要的。
 
因為在家裡時常穿的也就是那幾件舊衣服,每個禮拜出去兩趟的程度也穿不了太多的新衣服。所以在一個人足夠溫飽且經濟無虞的狀態下,過於貪婪的追求金錢有意義嗎?
 
金錢帶來的快樂很短暫,通過金錢你可以滿足慾望,但是那慾望被滿足以後的失落感就不是金錢可以填塞的,過多的金錢或過少的金錢在不懂得滿足的人身上可以輕易地扭曲那人的性格,有時人因為有渴望而變得醜惡,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會使得一切都是對的,只要對自己有好處的即是正義,對自己有傷害的即使是自己錯了也是邪惡,然後。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多了小說裡的悲歡離合,無奈情事,就越發覺得自己幸福,現實裡多數人的生活是一成不變的孤寂,早上了起床上班,天黑了下班回家,週末時和朋友聚聚,禮拜天睡睡覺,然後年紀越大,隨著朋友們各自成家,能夠在週末陪著你的人越來越少,單身的屋子裡一室冷清,剛陷入熱戀的好友很沒意氣的拋棄你跑去戀愛了,然後發現自己活了這麼多年,時間一瞬間流過,自己卻還在原地。

 DSC_0655-1.jpg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迷著看網路小說已經好一陣子了,起床就看,看到天昏地暗,一個故事又一個故事接著沈迷下去,出門時,坐上車以後就立刻打開手機看下載的小說,可以說我的生活除了必須的那些都泡在小說的幻境裡。

 

我就好像養在玻璃瓶裡的小屍體,那液體是福馬林。

 

暫時還沒對這樣的生活厭倦。

可是我的熱情總是很短暫,對於其他。自從上次錢包被扒,我連出門都沒甚麼興趣,只去家樂福作每週必要的採購,還有每個月去一次花市買蘭花,這個月我還沒去買,想出門又覺得厭膩。

 

再過一個多月就要到農曆新年了,年關將近,路上大概扒手騙子橫行,這個五光十色的城市承載著每個人的慾望,我總是不敢過多碰觸,怕被吞噬。金融風暴從遠處席捲而來,所見的一切隱隱地含著一種不安和緊張感,大家像被推擠到懸崖邊,只要再一步就會掉下深淵,而誰都不知道下一個落入深淵的人是誰。

 

如果撐過這段時間,一切都會變好的,每個人心底都在這樣不確定的想著。

 

 


 

我看過在馬福林裡的小屍體。
那一整排玻璃盅從胚胎期一直排列到即將出世的的嬰兒大小。
液體是淡褐色的,那小小的身體有一種不自然的死白,他們不知道為甚麼排在偏遠鄉下的醫院裡,而且還是很多人看得見的地方,因為這段影像太過詭異,所以我不確定我的記憶是正確的。

如果是正確的,那麼他們是在台東關山的醫院裡,那時我很小,大概還沒上小學,為了甚麼去醫院我也不記得了,只是對那一排小屍體印象深刻,記憶的後半段是基督教的修女帶著微笑和我說話,她們穿著藍黑色的袍子,頭髮包裹在白色的頭巾裡面一絲不露,他們就住在教會樓上,每個人都有一張小小的木床,木床上鋪著白色的床單。

每個修女的胸口都帶著十字架,就好像每個結婚的人都帶著婚戒一樣,她們的臉上永恆地有著聖女般地微笑,言語溫暖和煦,小時候的事情我記得的不多,但是這一段記憶卻在自己打出「泡在馬福林裡的小屍體」時突然出現,那時的窗戶都還是木頭窗戶,其實那個山腳下的小鎮大概還有一半的房子沒多大變化,窗子依然是木頭作的,昔日可以借漫畫的那個有著怪老頭的小屋裡面空空蕩蕩的,破舊的昔日的時光就停留在那深深地黑暗裡,陽光都透不進去。

只有柏油馬路和小學還有翻修過的房子嶄新,路上的行人依然不多,這個小鎮像被時間定格似地存在,等到幾十年過後,我也已經老了,這小鎮的樣貌大概還是沒多大變化吧?

可是在這小鎮待一天還好,待兩天以上很容易感覺到永恆的孤寂,會想逃離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寂靜安祥,空氣新鮮,人們的笑容純樸,可是他們像玻璃罩似地把這一方天地與喧囂的塵世隔離了,熱鬧的城市遠在百里之外。關山國小前面的樹 

那時年幼的我常常看著藍天,還有藍天和山巒交界處的白雲,關山鎮就在中央山脈下方,這裡的山巒高聳,山的最高處常常雲霧繚繞,好像住著神仙似的,那時每天早上我看著那個交界處,想著我什麼時候才會被接回台北,這裡安靜靜止,沒有太多喧嘩罪惡,可是我寧願在鬧哄哄的喧囂裡待著也不想在這片寧靜裡度日,所以每天等著天黑,等著天亮,一個星期過的彷彿一年般漫長,間中夾雜著奶奶重男輕女的謾罵,我討厭這個地方,那時候。

單車道 

可是結婚後某一年,和北極熊來這裡騎腳踏車,我們沿著小鎮騎了一圈,天空灰灰的,溫度和空氣都剛剛好,騎累了屁股痛了我們就下來走一會路。我從來沒有到過這麼遠的地方,也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看過這個小鎮,每次回到這裡,總是鬧哄哄的一堆親戚,不然就是和愛喝酒的爺爺愛罵人的奶奶一起,可是那時和北極熊兩個人在一起,突然覺得在這裡定居也是不錯的,過了那麼多年,老宅裡早就無人居住,舊日的氣氛也已消失,門口的龍眼樹和後屋的蓮霧樹也早已因為道路拓寬而被砍除,那些童年裡漫長等待的夏日,早已不見。

只在心底留下一個害怕被遺棄的年幼的自己。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樣煮晚飯,一家三口吃晚餐,吃完晚餐以後洗碗,一切的日子沒什麼不同,餐廳的落地窗外天色已黑,對面大樓裡每戶人家的燈都亮著,大概各有不同的故事吧?

然後我想起一個問題,關於愛的。

如果,因著時間推移,改變了性情容貌,愛情還會如恆的存在嗎?
又,即使一切不變,那虛無縹緲的東西也會永恆的存在嗎?

像靈魂一樣虛無飄渺的愛情,像月光一樣清晰,像滿月一樣引起潮汐,大概也像萬有引力,都是看不見摸不到沒有聲響但是存在的東西。


某天從陽台看出去的黃埔江黃昏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Nov 11 Sun 2007 14:29
  • 小貓

陽光透過窗簾照進來
窗外是秋天
對面的煤炭場停工了 像荒涼的墓穴

偶爾想要活著的什麼 擁抱在手裡
看牠輕手輕腳地 在屋裡遊走

我們因為寂寞 所以想擁有

偶爾 會想打探你的消息
然後多年過去 你的笑容裡也參了歲月的塵埃
我也不再是當年的女孩

幸福的人不寫詩 孤獨的人貼著自己的呼吸存在著
我們的背枕著冰涼的秋
然後回憶 偶爾回憶

偶爾 會想打探你的消息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7 Wed 2007 00:54
  • 擔心

每次北極熊出差,如果沒打電話回家我總會特別擔心,擔心他發生意外,擔心他困在什麼地方,總而言之,腦袋裡會自動搬演各種狀況,然後感覺的到自己心臟的跳動,撲通撲通。

小時候每次爸爸媽媽兩個人單獨出門一兩天,我也會這樣胡思亂想,總往壞的想,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原來大部分時候我的心情太過平靜,所以沒什麼雜感可寫,總要情緒起伏時,會想藉由文字釋放那些暗流,問題不一定借此消失,但是總是一種宣洩的出口。

然後我想人總是這樣,擁有的時候舒適的享受著對方給予的溫度,等到感覺到有失去的可能,才擔心。

然後會有點後悔那些無聊的小摩擦,但是當下又是極認真的困倦於同一個問題,芝麻般大小卻會偶感不適的問題。

剛剛上104去看上海的工作,工作是有的,隔了那麼多年,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適應上班生活,而且光想到摸回老本行,就乏了,大概也沒有老闆願意三點放人的吧,不過這樣小饅頭上幼稚園下課時就無人照顧,嗯,無聊的人總想著這些無聊的事情。

過了午夜以後,窗外的寒冷透過窗子滲透進來,然後大理石地板也冰涼了,把空調的溫度調高了些,披了披肩,開了桌燈,我和自己說說話。

小饅頭已經睡了,北極熊不在家,窗外的燈光滅了,北極熊的手機也打不通,所以這晚就這樣自己和自己過了。

通常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但是偶爾還是會杞人憂天一下,沒辦法。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手術後,因為傷口還插著引流管,所以我從開刀到現在一直沒和小北極熊見面,而大北極熊在上海,每天每天,多數時間我和我自己以及我的傷口相處著。

這時的自我逐漸清醒,在蒙在灰塵裡的珍珠,隱隱的發著光,然後我存在,我與我的意識共處,對談。

這和被丈夫小孩包圍的幸福感不同,那種幸福感是有人的氣味的,像一盞昏黃的燈光,暖暖的光線在微雨的夜裡照的人暖烘烘,空氣中恰好的溼度像醉人的醇酒,每天每天我都期待著三人共處的時光。

但是此刻的現在,只有我與我自己存在,那感覺清晰明朗,空氣中的波動,窗外剛下過雨的夜裡氣息,空調恆定地吹著冷風,四天沒洗的頭冒著酸味,音樂在耳裡流動,眼睛因為過度盯著銀幕而酸澀著,我想我該先躺下休息一陣子了。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有一對非常豐滿的乳房。

從少女時期到懷孕生子之前,她們是一對高聳的半圓形球狀物體(E CUP),由於太顯眼了,走在路上,路人的目光不免只落在這裡,然後我從發育之後就要學習忽視別人的目光,這一點經過多年的反覆練習以後,我學的非常好,所以走在路在,這條路只有我一個人存在,在抵達目的地之前,在走動時我觀看路邊的風景,非人的那些,但是一但停下,譬如坐在捷運或者人多的公車上,那時就會非常不自在,我會下意識的覺得自己被觀看著,然後拉緊胸口的衣服,會非常清楚地意識到別人的目光,各式各樣的目光,然後下車或者出了捷運以後就學著遺忘,這一點我也學的非常好。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搬到上海已經過了半年,房子裡還有好幾箱紙箱未拆,多數是CD,還有一些從前放在書桌的瑣碎雜物。

其中一個白色的宅急便紙箱,放滿了以前買的卡式錄音帶,都是原版的,而且都是自己喜歡的歌,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卡式錄音機了,隨身聽也丟了,那箱精華,尷尬的壓在最底下,也不知該如何處理。

丟了,可惜,不丟,放著佔空間。

空盪的客廳順利的話在月底會在適當的位置擺上家具,然後加上一些該有的燈,把收藏的CD放到新訂做的CD櫃裡,就可以一邊喝著熱茶一邊聽著音樂然後看著窗外的景色消磨時間。

這個窗戶可以看見美麗的黃浦江和夕陽,最近七點多才開始天黑,天逐漸暗淡時,遠處的外灘和東方明珠塔的那顆彩球就會打開燈光,開始絢爛的夜晚,一直到十點鐘,灰姑娘才乘著馬車離去。

這裡有很多東西可能是假的,也有很多東西是真的,真真假假混雜在一起,讓人無從分辨。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un 18 Mon 2007 04:59
  • 失眠


自從脫離職場以後,無所事事的悠哉生活讓我晚上失眠。

這樣寫對不對呢?原本我就是個晚睡的人,上班時總喜歡大約兩三點的時候才睡,結婚以後,乖乖地在該睡覺的時候躺平睡好,關了燈以後思緒潮湧,他們是一波波的文字海浪,原本有些輪廓,然後,漸漸地像收訊不良又常常轉台的收音機,瑣碎的資訊充滿地不外是白天無聊逛網路新聞看到的一些枝微末節,或者一個想發引動的各種想像。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5 Thu 2007 02:00
  • 習慣



人很容易就會習慣,也許一個禮拜,也許一年。
然後習慣了你不在身邊的日子,習慣了在夜晚想念你,習慣了曾經熟悉了又陌生了舊家街道,習慣了新開的店,新發現的好吃的牛角麵包,好穿的純棉衣服。
習慣了窗外一到七八點就喧鬧的小巷。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7 Tue 2007 18:20
  • 月出

台東的海看的到日出,看不到日落,東北季風由中央山脈的方向吹來。

花東海岸有多美?美到攝影菜鳥隨便按快門都可以拍的很像一回事。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就是這樣,到處走走,到處看看,看夠了,就躺下來死掉。」

 我喜歡最近看到的這句話。


海上的一瞬間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年老的人口蠻多的,而且年紀大的依然在工作的也很多,他們珍惜的用錢,每張鈔票每個零錢小心珍惜的使用。店員往往要等一陣子,等老人把錢掏出來,然後仔細地點算鈔票和零錢,或許錢是最珍貴的東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