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小朋友在上課時間自己背著包包走出教室,為了什麼原因我並不清楚。

他走出校門,踢著路上的小石子,想著這樣也好,反正他也不喜歡上課,功課又不好,偶爾還會被班上的惡棍同學欺負,從今天開始他就不用去上課了,自由了,他心裡有一種說不上來又高興又失望的感覺。

然後他走到天橋下他父親身邊,他的爸爸正喝得醉醺醺睡得不醒人事,而且把最後的食物吃完了,他看著空碗和雜亂的紙箱哭泣,他的媽媽在三個月前離家出走了,因為他爸爸失業,一心情不好就喝酒打媽媽出氣,後來媽媽終於受不了離開了他們。而他們也剛被房東趕出門不久。

等到他爸爸逐漸清醒,才在愧疚與想辦法安慰兒子的情況下拿出一包預先藏好的餅乾給他吃。

小孩問爸爸以後怎麼辦?
爸爸回答他說以後你就帶著你的玩具小車車沿路乞討吧,遇見警察記得多要一些。


於是父子兩人開始了乞討的生活,但是在某個雨天,暴漲的河水把天橋下棲身的紙箱被完全沖毀後,兩人也就失散了。那雨下了兩天,河岸兩旁的東西被沖的一乾二淨,只留下從上游帶下來的死豬死狗的屍體和廢棄的家具之類的。


小孩被路人送到孤兒院去,他逃了出來,又被送回去,又脫逃,反覆了幾次以後他遠遠的離開,跳上火車到某個陌生荒涼的小鎮流浪,然後棲身在小鎮旁的大草原裡,因為那邊草夠高,不容易被大人們捉到。他常常寫信給父親,討到了足夠的錢就買了郵票,寄回已經不存在的家裡,他希望父親有一天能到這裡來找他。


父親自從失去自己的兒子後終於完全振作,他戒了酒,先四處打零工找自己的小孩,由於工作佔去太多時間,於是他到各地當臨時郵差,這樣他可以仔細的找看看他的兒子是不是在那裡。

有一天,父親來到兒子居住的草原,兒子遠遠的看見郵差來了,緊握住手中沾滿了泥巴的信,想追上郵差把信寄出去,可是他病了,又餓了好幾天,終於在看見郵差前倒在地上死去了。

他躺在泥土路上,在意識逐漸模糊之際,看著逐漸遠去的郵差背影似乎有點像自己的爸爸,泥土路兩旁的草很高,天空很藍,白雲懶懶矮矮的躺著,風一下一下溫柔地輕撫著他,於是他慢慢墜入黑暗的睡眠,然後死去。

後來,有人發現兒子的屍體,而他的手中還握著那封信,警察幾經輾轉終於把信件交給了父親,父親握著那封沾著黑色泥巴無法辨識的信痛哭失聲。他只是站著,低著頭無聲的哭著,頭垂的很低很低,眼淚一下一下的往下墜,他這輩子算是完了,要帶著無法消解的懊悔變老死去入墳。

在他努力工作尋找兒子的那段日子裡,他曾經有美好的想像,想像找到了兒子,給他乾淨衣服穿,有溫暖的床鋪可以睡覺,繼續唸書,功課好的話還可以買些他中意的玩具給他,他可以看見他漸漸強壯長大,漸漸地個頭比他高大,然後成熟獨立。

他只是無聲地哭著。每日,然後過了半年,他也就抑鬱而終了。

 


 

有兩個水電工在那座橋底下工作著。
他們嘗試修復一條不知名的電纜,後來發現原來是監視系統的支線,接上螢幕後,螢幕中出現了穿著西裝的男子快樂的牽著一個背著背包穿著制服的小學生,那或許是他還沒酗酒前的殘留影像,可是其中一個水電工跑到那個荒草蔓蕪的角落去察看,卻沒看見那兩人的蹤影,只在橋下的牆壁上,發現了一張十幾年前的舊報紙,報紙上有一首詩,是那位父親寫給他死去的小孩的。

這是個有點悲傷的夢。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