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我回到少女時代居住的那個小鄉里,山坡地上的那片農地尚未被剷平蓋那些乏人問津的別墅,但是卻有幾個用木板拼起來的小板房,裡面住著原住民。

我沿著熟悉的小巷慢慢走,多年的鄰居叔叔們已經都變成退休的老伯伯,坐在門口就著午後的陽光和微微的秋風看報紙,門口的盆栽樹爬滿了爬藤類的植物,嫩綠的葉子圓圓小小的,很可愛。

小巷的時光就停留在這一種舒適,溫暖的狀態中,我緩步走過,看看隨意擺放在地上的植物,風在身旁舒適地撩動著,心情很好,那時的我約莫是二十歲上下,但是走上山坡時,我的手中卻牽著我的小孩,年紀和現實中的一樣,兩歲多,我們經過那兩座木板房,到最後的磚房去拜訪那個啞巴女人。

啞巴女人生了好多小孩,最大的十幾歲,最小的大約兩三歲,我們在她的屋簷下往山坡後看去,山坡交界處的天空突然出現了巨大的魟魚風箏,幾乎像小型飛機那麼大,而且是活的,立體的,魟魚的嘴巴張的大大的,好像在捕捉空中的浮游生物,然後在空中盤旋一圈,就又回到山坡交界處不見了。

啞巴女人幾個比較大的小孩都跑出來看,他們跑到斜對面的小磚牆往山縫看,山縫處的那戶人家在牆外垂了長長的用來測風向的七彩塑膠條,過一會兒,又有另一支巨大的風箏從山凹突然出現,所有的人高興的看著,風勢轉強,掛在牆上的貝殼風鈴一下一下猛烈地往牆上撞,我按下手中NATURA相機的快門,想捕捉所看見的一切奇異風景,然後風箏又從山凹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由地下往天空竄出的灰色的雲,那雲越繞越快,轉眼間變成一個巨大的龍捲風,我抱著我的小孩立刻跑到磚房,龍捲風轉瞬間息席捲而至,將所有一切捲到空中,連磚房都被巨大的拉力拖得緩慢移動。

原本站在牆角下的那幾個啞巴女人的女兒們早就被龍捲風捲走了,屋外只聽見飛砂走石的聲音,過了幾分鐘,龍捲風消失了,所經之處被夷為平地,祇剩下黑色的泥土地,啞巴女人啞啞的指著我說些我不懂的話,我帶著小孩原本要走下山坡回家,後來想想不對,於是在山坡上幫忙呼喚啞巴女人的女兒們──很安靜,沒有任何回答,天色漸黑,於是我走下了山坡,去向鄰居們求救。

走到家中,隔壁鄰居在辦喪事,我們家門口也被貼了黃色的紙,害我驚嚇不已,以為家裡有人去世了,家門口還是十幾年前的樣子,爸爸媽媽和一些親戚都在,屋子裡的燈光昏黃,很暗,他們坐在不舒適的椅子上,家裡雜亂的擺放些東西,然後我和爸媽寒喧了一陣子以後又走出大門,一出了大門就來到墾丁的海邊,那海就在小巷與小巷的交界處,天空很藍,海遼闊深遠,山壁上的樹綠的不可思議,陽光在海平面上打起了一層霧,波光瀲灩,再走了幾步,我又回到安靜黑暗的小巷中。

隔壁鄰居阿姨遇見了我,熱情的說要帶我去看她那套正在出租的房子,我推辭不掉,於是和她走到小巷盡頭的那棟房子一樓,燈光是暗的,開燈後看見地上有很多一床一床的棉被,大約有十幾份,其餘的地方堆著古老的五零年代的舊家具,家具上頭的櫃子裡擺著電視,阿姨找出了遙控器,把電視打開,然後吵醒了幾個正在睡覺的學生。

原來一床棉被就是一個租客,一個月的租金大約2500,我拉著阿姨關掉電視退出房子,阿姨很熱情的說如果需要居住的地方,這裡有。

我謝過阿姨,然後往家的方向走去。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小姐
  • 這個版面看起來很舒服,不錯不錯.

    話說我也很想把我的夢境記下來,我的夢如果都紀錄下來的話,那寫小說一定不怕沒材料.不過醒來之後也很容易忘的一乾二淨就是了...
  • 以前常用夢境當小說材料,現在有小孩,都是匆匆花30分中把夢記下來就算了,然後比較不好玩的夢就不記,以前就會每個夢都記,因為小北極熊會在旁邊騷擾,所以現在寫字寫的少很多,噯。

    cocoden 於 2007/10/11 12: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