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有一對非常豐滿的乳房。

從少女時期到懷孕生子之前,她們是一對高聳的半圓形球狀物體(E CUP),由於太顯眼了,走在路上,路人的目光不免只落在這裡,然後我從發育之後就要學習忽視別人的目光,這一點經過多年的反覆練習以後,我學的非常好,所以走在路在,這條路只有我一個人存在,在抵達目的地之前,在走動時我觀看路邊的風景,非人的那些,但是一但停下,譬如坐在捷運或者人多的公車上,那時就會非常不自在,我會下意識的覺得自己被觀看著,然後拉緊胸口的衣服,會非常清楚地意識到別人的目光,各式各樣的目光,然後下車或者出了捷運以後就學著遺忘,這一點我也學的非常好。

我的乳房讓我覺得驕傲又羞恥,驕傲的是他們美好渾圓的形狀,這或許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羞恥的是隨之而來的各種意涵的目光。

人之所以可以生活下去,或許就是因為會學習去用自己的方式去抵抗一些讓人不愉快的外在。

我想起五專時的一位脾氣溫和而羞怯的學姊,她唸到三年級時休學了,因為她老是覺得上學的途中公車上所有的人的眼睛都盯著她看,而她無法忍受這種注視(而且其實可能並沒有這種情況),於是休學了,休學後她到家附近的電子工廠當女工,不用坐公車,回到學校探望我的她顯得平靜又安詳,好像終於找到自己的安身之所。

十幾歲的時候,我也非常害怕和人接觸,如果那時可以住在一個無人的荒島上,大概會覺得很幸福,想講話的時候只找自己的父母姐妹和好朋友,其餘的人一律消失,或許真的不錯。

不過終究還是從那樣的狀態下長大了,工作了五年,逐漸懂得一些些在工作中和陌生人相處的竅門,但是每換工作,總又要摸索許久,於是現在家庭主婦的這份工作,或許很適合我,小小的洞穴裡只有我的丈夫與孩子存在,所有對外的聯繫關係都建立在金錢上,金錢把人際關係潤滑得溫柔細膩,如果不合口味,簡單乾脆地掉頭就走,很簡單。

生完小孩後,胸部又大了不少,她們像下垂的木瓜一樣掛在胸口,只有穿上胸罩才稍可見人。

然後今年在是否作減胸手術的猶豫間快速地動了手術,感覺有點像上斷頭台,主要是全身麻醉還有術後照護讓人害怕,然後,線再也已經是做完手術三天了,我沒仔細看傷口,對於要倒引流管的血水覺得噁心,不過現在乳房小得像國小五年級剛發育時,C罩杯,似有若無最美好的少女的乳房形狀,於是痛一點也是值得的,從此以後我不用在在意別人的目光,也不用為買胸罩還有穿衣服發愁,也不用一年到頭都背著沉重的兩陀肉,我還幻想會因此而變的瘦一些,因為胸口的沉重負擔去除以後,做運動應該會勤快些。

再見了,曾經的我的過去的乳房。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