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到上海已經過了半年,房子裡還有好幾箱紙箱未拆,多數是CD,還有一些從前放在書桌的瑣碎雜物。

其中一個白色的宅急便紙箱,放滿了以前買的卡式錄音帶,都是原版的,而且都是自己喜歡的歌,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卡式錄音機了,隨身聽也丟了,那箱精華,尷尬的壓在最底下,也不知該如何處理。

丟了,可惜,不丟,放著佔空間。

空盪的客廳順利的話在月底會在適當的位置擺上家具,然後加上一些該有的燈,把收藏的CD放到新訂做的CD櫃裡,就可以一邊喝著熱茶一邊聽著音樂然後看著窗外的景色消磨時間。

這個窗戶可以看見美麗的黃浦江和夕陽,最近七點多才開始天黑,天逐漸暗淡時,遠處的外灘和東方明珠塔的那顆彩球就會打開燈光,開始絢爛的夜晚,一直到十點鐘,灰姑娘才乘著馬車離去。

這裡有很多東西可能是假的,也有很多東西是真的,真真假假混雜在一起,讓人無從分辨。

上個月買的洗衣粉讓我ㄧ整個月洗完的衣服都有重油污的味道,原本以為是沒洗乾淨,洗完的衣服像穿了半年沒洗過一樣,尤其是棉質的衣服,倒了更多洗衣粉進去,那油漬汗臭味絲毫都沒有改善,後來,好不容易用完了這個明明是個大牌子((X霸)台灣香港都有的。)買了另外一種品牌,才終於脫離這場夢饜。

不知道是我在家樂福買到假貨呢?還是原本這洗衣粉在這裡洗起來就是這種恐怖的味道。
剛洗好的衣服就像穿了一個月,又在公車底盤底下重勞動以後的味道一樣。

這是這個天堂的缺點之一。於是我該養成習慣,有不對頭的東西,就該立刻放棄。

而天堂的好處就是買書和CD便宜(至少便宜三分之一以上的價格),於是閑來無事就買書,買CD,痛快的看了好多書。

前幾天夜裡,看完巴別塔之犬,剛看完的時候,覺得主角就像「尋找松露的人」裡面的那位用松露製造幻境以便和亡妻在夢中相會的老教授一樣,他們都透過現實中的某物,試圖與逝去的人交會。

巴別塔之犬的那位語言學家,想在狗的嘴裡套出他妻子自殺前在想些什麼,為什麼會去自殺,而整個故事是悲傷的,一個人失去摯愛之後那段傷口癒合前的時間,約莫也就是這般光景。而我現在五感已退化,也寫不出什麼感想。即使看完的當時有滿腹感想,過了三五天,他們也就像噴在空中的香水一樣渺無痕跡。

從以前就習慣用古狗大神找資料,不管人事物,看小說時邊看到不懂得字眼或小歷史就翻找ㄧ翻,想吃什麼也用古狗找出一堆食譜,然後挑剔地選擇留學生寫的食譜來做菜,因為在異鄉呆久了,當你很想吃什麼東西的時候,你一定會想辦法做的非常道地,於是對每一個步驟謹慎,找到這樣的食譜,只要依樣畫葫蘆,一般出來的效果都不差。

找人也是用古狗。你輸入關鍵字,古狗天馬行空地找出各行各業相同人名的人給你,然後你猜測這些人名背後的生活,想著你找的人是否也在其中,在生活延續的某段短暫的時間裡,有些記憶就會像微小氣泡一樣浮出,然後爆裂,閃出一小段光影,或者隱約的氣味。

多數不在夜裡,不在舒服而令人想睡的下雨天,那只是尋常日子裡平靜的某段。

像十年前某個上班的早晨,你在等著紅綠燈過馬路,而天空清藍,你抬頭望一望天,就這樣把當時的天氣溫度影像記了下來。十年後在打字的這個時刻,那個紅綠燈的訊號聲響,又在心底響起,只是這樣平靜的某段。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ivana
  • 上海这几天真的热疯了...
    宝宝狠可爱
    片子很好看:)
    我的第一卷惨不忍度的...
  • S小姐
  • 原來你住在上海.
    這禮拜本來要去上海,不過因為一些因素取消了,大概會等九月再去吧!
    我沒到過大陸,所以要去上海一付神經質的嚴陣以待,我家金主大人覺得我太小題大作了.大概吧!不過明明是講中文的地方,我卻覺得比去法國還緊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咧?

    ps,50mm 1.8定焦鏡我也有一顆,不過是C家的,比起用在數位單眼上,我比較喜歡它用在傳統單眼的效果說...
  • 海豚
  • 歡迎光臨

    TO S:

    歡迎你來^_^

    這幾個月上海熱得要命呢,聽說台灣也很熱,秋天來上海應該不錯,聽上海人說十月以後就會轉涼了,在上海除了下雨天和上下班時間不好找計程車這個問題以外,應該沒什麼大問題的,而且他們有像攸遊卡一樣的東西,如果懂得搭公車和地鐵的話交通方面就不成問題了,不過其實因為我很少出門啦,所以。

    不過來上海半年倒是有走過一些路,很不錯,上海的老房子和小巷弄很值得晃晃,不過我現在很少帶相機出去拍照了,因為小北極熊在暴衝期,所以都用眼睛看。

    這兩年應該都住上海,接下來也不知道住哪,不過這樣每個城市都住住也不錯,最後我要回到淡水河邊看海。

    nivana:
    謝謝你的稱讚啦,不過到上海後因為洗底片沖成光碟太貴了,所以我的那秋就冰在抽屜裡了,還有好幾捲拍完沒洗,如果衝底片的費用不要那麼高的話,我還挺愛的。
  • Claire
  • 如果繼續失眠下去,美麗的夢境故事就不復見了。

    希望妳在上海一切都好。
  • 好久不見,剛剛回到台灣沒幾天,動了減胸手術(G to C)還在恢復中。

    說起夢境,前一陣子也做過幾個,有些特別清晰,好像專門用來解謎似的,或許過一陣子還記得的話再寫下來。

    上海住久了會上癮,撇掉一些雜質,那底子裡的艷麗繁華光影,真令人目眩神迷。

    cocoden 於 2007/08/12 14: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