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脫離職場以後,無所事事的悠哉生活讓我晚上失眠。

這樣寫對不對呢?原本我就是個晚睡的人,上班時總喜歡大約兩三點的時候才睡,結婚以後,乖乖地在該睡覺的時候躺平睡好,關了燈以後思緒潮湧,他們是一波波的文字海浪,原本有些輪廓,然後,漸漸地像收訊不良又常常轉台的收音機,瑣碎的資訊充滿地不外是白天無聊逛網路新聞看到的一些枝微末節,或者一個想發引動的各種想像。

為了關上這些思緒,我在夜晚常常閉著眼睛數著自己的呼吸,前一陣子這方法很有效,最近又失靈了。

這兩天小饅頭半夜起床喝奶喝的多,凌晨四點半,泡完奶以後我就睡不著了,失。眠。

養了小孩以後時間被斬成一節節,他有時吵鬧有時安靜地需索著關注和愛。而實際上他是個很乖的小孩,想睡覺的時候就抱著他的好朋友小兔兔,站著書房門口說:「媽媽來,來睡覺。」

你叫他等一下,他就乖乖地站著安靜等著,那時的他是可愛的,像個天使。

躺在床上我腦袋清醒的酸脹著,就著床頭燈看完了蘇青的「歧路佳人」,然後看著那個年代的上海女人。對於現在住在上海,我是饒有興致好好的研究一下上海的,包括每個方面,於是又買了另外一本書看了裡面的上海女人,對於那些曲折的心思和交際言談方式,我是佩服的,畢竟那要口舌伶俐的人才辦的到,但是那些算計,又讓人覺得有些勞心傷神了。
 
搬到上海以後,坐在車子上我總會留心經過的路線,然後把路名記下來,等到下次就專挑那些路,下車散步走,上海浦西有很多老房子,拆掉的應該更是無數可計,那些尚存的,都有一種歲月美感,我總夢想自己可以住在裡面,三層樓的小洋房,有個花木扶蘇的小花園....

做著這樣的美夢讓我覺得愉快,總覺得在那樣子的房子裡生活會有一種扎實的存在感, 時間流逝會透過空氣裡的細微變化知曉,也會透過庭院景色的變化,路人穿衣的變化,還有房子光線進出角度的變化知曉。

現在住的高樓大廈,豪華寧靜恆溫,大理石地板永遠帶著一點點冰涼,房間裡的暗紅木地板觸感溫潤,窗外的暴雨晴天彷彿一幅風景,下雨了,連雷聲都不大聽的見。

家裏有鐘點阿姨每隔一天來幫忙打掃一次,出門有司機接送,我只要負責照顧好小孩,煮晚餐,摺衣服,還有搞定好自己的早餐午餐即可。有時怕自己被這樣的生活寵壞了,可是,寵壞了就寵壞了罷,在鏡花水月裡享受過了也是享受,拘謹地謹慎地算計然後保持自我的清醒也不見得會過的比較愉快。

像我這樣的個性大概得擔心老年以後的生活,偶爾會擔心,但多數時候不,這樣的漫無目的有時有一種寧靜的愉快,偶爾會擔心自己是否走在美夢的懸崖上,然後庸人自擾地胡思亂想一番,多數時候想不出以然。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