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中。

有一個女人,約莫三十多四十歲,因為和丈夫發生冷戰,所以帶著老大丟下三個小孩回娘家,住在出嫁前的小房間裡,有一天,她在聽著廣播,才發現那個有著好聽磁性聲音的當紅男星X原來以前是他的同學,而且高中時曾經暗戀她,還寫了好幾封沒寄出去的情書給她。


過了這麼多年以後,她開始深深後悔後來的這段婚姻。在畢業後,她一路唸書,一帆風順的過著平淡的生活、在該找工作時順利的當了老師、在該結婚時聽從媒妁之言與未曾深交的冷酷老公結了婚,然後婚後小孩陸續出世,原本應該一起扶持的老公卻還是自私的只想著自己,所有單身的習慣未曾改變,甚至不曾帶過小孩去看病,因為他覺得所有的家務和照顧小孩的責任理所當然就是應該女人負責的,結了婚女人就該認命安分。

終於她在工作與家庭的雙重壓力無從宣洩下,和老公狠狠的吵了一架(甚至考慮離婚),然後只帶著錢包就跑回娘家避難。這是她婚後第一次吵的這麼兇,或許也是因為她忍耐力太好,才讓老公得寸進尺,越來越過分。

家人什麼都沒問,她窩在結婚前的小房間聽著廣播,然後開始心生後悔,因為當時,她也很喜歡他,只是過於害羞的她只敢低著頭走過他身邊,把他當成遙遠而不可觸及的戀愛對象。

人生中的每事每物,都在她的過於害羞不敢拒絕下被推的前進,然後發生,因為她害羞,所以不敢拒絕相親時現在丈夫的邀約,後來的婚禮,是接近有點匆促的趕鴨子上架,她老公彷彿只是因為年紀到了為了對家裡的老人有所交代才娶她的。

然後她的婚姻在她一次一次的退讓中維繫著。於是她時常覺得悲哀,卻不懂得那感覺從何而來,現在她知道了,那是因為失去,於是鼓起勇氣,打電話給以前高中的唯一異性好友(因為他剛好坐在她身邊),問他知不知道X暗戀她的事情,他說知道,而且過了十幾年以後,其實他現在還暗戀著她,她請求他不論如何,一定要安排他們見一次面,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想當面看看X,聽見他說話,看看他當年的情書。

她的朋友真的幫他安排了,而她約了他在娘家見面,X來了,比當年更成熟有魅力,而且稍有勇氣一點點(和她一樣),他終於願意給她看他寫的情書了,她打開情書,還來不及看這密密麻麻的好幾張紙,就急著問他當年為什麼不敢對她說,如果說了,可能我們兩個的命運就不一樣了。

「因為我那時也喜歡你。」她說。

他說那時他實在沒有足夠的勇氣,對坐在窗邊的她開口告白,他和她一樣,都只敢偷偷的想望可能發生的戀愛,而不敢讓他們化為真實,在他們還在交談的時候,他的丈夫來了,怒氣騰騰的催她回家,家裡沒有她已經亂成一團了,他不了解結了婚那麼久的女人為什麼不能守本分好好的操持家務、教養小孩。她與丈夫重複地疲倦地爭吵著,X悄悄的把她還沒看的情書藏在地圖下面,帶著一種複雜的情感看著她,然後他先告辭。這時心底有點慌了的丈夫隱約發現或許自己有點錯,或許不該把什麼事情都推給老婆,而她則是徹底地死心了,她想時光不能倒流,但是她寧願這輩子孤單一人生活也不願意再錯誤下去。

於是她把丈夫打發走,冷靜地考慮離婚的可能性,這時她發現藏在地圖下面的情書還是被X帶走了,自始至終,她終究沒有緣份看見那屬於她的寫在紙上的燙熱情意,她哭了,生平第一次哭得如此悲傷,因為她的失去。

她弟弟在旁邊冷眼旁觀整齣戲碼,後來終於不忍心,悄悄地告訴她,其實有讓時光回溯的辦法。

「而且這只會影響你們三個人的命運,對其它的事物毫無影響。」她弟弟保證說。

而她下了決心要回到25歲初秋的那個週三下午,那時再隔一周她就要去相親,住在海邊房子的她第一次在畢業後還看見X,因為X高中畢業後就出國留學了,她又驚訝又害羞,躲在二樓窗檯偷偷的看著騎著腳踏車、背著背包回來自助旅行的他。而其實那時她爸媽都不在,只剩她和她弟弟,她家是有床位可以讓他暫住的,但是她連下樓開口邀請他的勇氣都沒有,然後他們的命運就此交錯,她在一週後相親,半年後結婚,他在這次回台期間被發掘,當了明星。

她閉上眼,回到那個初秋下午,陽光很好,海平線在遠處,海風清涼乾爽,她留著中長髮,穿著最喜愛的白色細棉布連身裙,她到窗口探望,正好看見他騎著腳踏車過來,在他家樓下問人某某民宿怎麼去。

她鼓起勇氣,跑下樓去,樓下大門沒關,她站在幾階的樓梯上對X微笑,告訴他她們家剛好爸媽不在,只剩她和弟弟,所以有空位,他可以到她家來住。

然後他們的命運就此改變,她終於看見X要寫給她的情書,而且雖然X後來沒去當明星,但是他們結了婚,也過的很幸福,可是有時她會想起那幾個未曾出世的孩子,後來她忍不住把時光回朔的這件事情告訴他,而他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堅持要回去那個點,好像他後來也記起來,在那應該交錯的時間點後面,發生了一件很重要而他不得不回去的事。

他後來回去了,回到那個點,他試圖去阻止那場讓他失去親人的大火(時間就剛好在她相親的時候),但是時間回朔只會影響他們三人的命運,與旁人無關,於是他還是阻止不了那場大火,而且他就這樣失去了她,於是他潦倒度日,整天抱著酒瓶悲嘆失志,他還是當了明星,下了戲以後他總是活在那深深的懊悔中。

後來我醒了,沒做完的夢,但是記憶很清晰,夢的記憶會像滴在水裡的墨點一樣逐漸淡出消融,於是趁著還記得的時候,一股作氣完成地記下來,本來想狗尾續貂,讓他們兩個再度重逢,不過又覺得好像沒有那個必要。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