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很容易就會習慣,也許一個禮拜,也許一年。
然後習慣了你不在身邊的日子,習慣了在夜晚想念你,習慣了曾經熟悉了又陌生了舊家街道,習慣了新開的店,新發現的好吃的牛角麵包,好穿的純棉衣服。
習慣了窗外一到七八點就喧鬧的小巷。



習慣了這裡的空氣,陽光灑下的角度,地上的狗屎,路旁的鐵線蕨。
好想把這一切記著,然後背著到處走,把所處之地佈置成自己熟悉的樣子,然後就安心了。
於是每次遷徙,就沉重,那是一種心甘情願的重量,那些重量讓人安心。

在台灣常有機會一個人出門,帶著Ipod nano,音樂隨身,讓我身處現實又不在現實之中,我很愛這種感覺,你是寂寞的,又是不寂寞的。

我在偷來的片刻時光裡重溫和自己獨處的感覺,光影跳躍,風吹過,地上柏油石子的紋路,我是存在的,我是不存在的。走過小巷,每戶人家的門或敞開或關著,我好奇著裡面的歷史與故事,某個破落小戶的老婆婆已經很久沒看見她出現在躺椅上了。

路邊賣衣服的個個是身材高挑細瘦的美女,他們各有風情地親切的招呼著。
有的人身上就有一種吸引人的特質,你會忍不住希望和她多聊聊,甚至成為朋友,她們身上散發一種溫暖的光芒,舒適的氣息,外表乾淨明亮,總有淺淺的笑,貼心的話語。


母親與孩子的關係,像童話故事裡小王子與狐狸的的關係,這是我在今天臨出門時與小北極熊道別時的想法。
有天夜裡,他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閉著眼睛起身,捧著我的臉吻我的嘴,然後再帶著滿足的樣子繼續睡覺,這時的他真的很像給人幸福感的天使,但是,當他不聽話,讓你氣的過度疲倦而躺在床上時,又像是個折磨人的小惡魔了。

帶著天真微笑說著外星語言的小惡魔。
總是一臉無辜的樣子。
對疼痛的反應慢半拍,很理解你說的話,可是選擇性地聽與不聽。出生時像老人一樣嚴肅蒼老,他看來像在思考的樣子,逐漸變成小孩了,現在。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