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到這裡來以後,總有一種虛幻的感覺,像住在鏡花水月的幻境裡,又有點像在住飯店──大理石地板,按摩浴缸,四台電視(電視節目不好看有屁用)四間房,小饅頭在他房間哭基本上我們主臥室是聽不到的,所以晚上我一定要陪他睡,算算面積,這裡大概有將近一百坪,可是三個人住這裡,實在有點大,還沒請阿姨以前,光是每天整理房子就讓我覺得自己是腰酸背痛灰姑娘了。

客廳看的到黃浦江,可是正對面是煤碳廠,搬來以後,空氣總是灰濛濛的,少見晴朗,餐廳的窗戶望出去是一般人家的住宅,而路邊,有三三兩兩來上海打工的民工,一層一層,如此明顯。

在這個社區裡你不會覺得自己在上海,很像在外國某個規劃良好的小鎮,可是往窗外望去,你會知道自己在中國最繁華的城市,上海。

或許我沒有作家事的天份,每天當我清除那些掃不盡的落塵,浴室玻璃上的水痕,燙著累積一星期的襯衫,而小饅頭又在旁邊想盡辦法引起我注意,或者想幫我的忙,總會讓我情緒特別差,會想著為什麼女生總想走入婚姻,或許沒有一個女生,可以料想實際的婚姻生活是怎樣的,於是大家帶著夢想進入婚姻,而站在婚姻之外,長久以後是寂寞的,可是在婚姻之內,不見得不寂寞,只是家中累積的瑣事和小生命的煩擾鬧哄哄的佔據了幾乎所有的思緒。

最近睡前,我總會翻幾頁「安娜 卡列尼娜」,小說中冗長的談話和辯論,偶爾使我睏乏,但是把那些辯論像雜質一樣撇掉後,就非常引人入勝,這本書頗厚,不過不到台幣一百元,而經過幾年的鍛鍊,我現在看簡體字毫無問題,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脈一樣,所以住在上海的好處也蠻多的,你可以用合理的價格買到正版的CD DVD,還有書,還有享受專業的按摩,這樣似乎就足夠了。

但是目前遇到的壞處是,在上海通常很難招計程車,尤其在下雨天和上下班時間,上次和小饅頭去新天地,本想自己搭計程車回家,後來攔了半個小時都攔不到計程車,而且當天的溫度不到十度,後來還是call司機來打救我們,還好身上的衣服夠厚,呆在路上等還撐得過去。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經敏感,偶爾走在路上,總有灰衣服的人鬼鬼祟祟的跟著,一付扒手的模樣,有一次跟北極熊走在靜安區的購物商場外,被兩個灰衣人跟著,跟了大約十幾步我就忍不住轉身盯著他們,看他們有何貴事,後來那兩個男人若無其事的超越我們,可是走到路的盡頭,兩個人又拆開來轉身繼續搜尋遊盪,看起來就是在尋找獵物的扒手,北極熊笑我太過敏,但是敏感一點是好的,不然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掉了皮包什麼的就慘了。

西藏南路上有很多有趣的小巷弄,房子矮矮的,婦人在路邊把棉被曬在交通標誌上,某條路走進去,是一個舊貨市集,不過我想我大概得等小饅頭去上學了,才有機會去探險。


書還在紙箱裡,沒拆出來,等我有心情了才拆。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