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日,我們到那間美式早餐店吃早午餐的時候,看見一個男人在路邊下了車,他牽著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幼犬,到另外一間咖啡店買了三明治,然後就坐在窗外那間德國餐廳前的木椅上吃三明治,從我坐的這個這個位置很容易就看見那條神情專注的盯著主人手中的三明治的幼犬。
 
那男人時不時會分牠一點起司之類的,牠總是三兩口就吃完,然後繼續用那種水汪汪的專注眼神盯著牠的主人。
 
溫暖而熱情的小狗。
 
牠的毛皮黑的發亮,厚厚的腳掌穩穩的踏在石板地上,黑漆漆的鼻頭也像寶石一般發亮,但是我知道最起碼我這十年不會擁有這樣的動物,溫暖而熱情但是需要很多很多愛的動物。
 
這是四處遷移的壞處,因為移動跨越國度,如果不想在搬家時上演生離死別,就只能把念頭壓下。
 
往壞處想,養了狗就有餵養的責任,還有每天要遛狗,如果生病了還要帶牠去看醫生,不能有長時間的旅行,有很多很多的壞處。
 
可是我很喜歡在樓下偶遇鄰居們養的各種品種的狗兒,不屬於我的。
 
牠們總在陽光微暖的時候在草坪上奔跑跳躍,夏天轉秋時,每天帶小北極熊在樓下等校車的時候都可以看見各色各樣的狗兒,我們這棟樓有位頭髮全白的老太太養了一隻黃金獵犬,前年我們剛搬來的時候牠還是一隻可愛的幼犬,現在已經完全長大了,個性還是和善溫馴,有時在電梯裡遇見了,就會想摸摸牠的頭,看看牠那明亮無辜的大眼睛,還有濕潤的鼻頭,和隨時微笑的臉。
 
有一戶人家養了三隻黃金獵犬、一隻雪橇犬,牠們每天四點多會沿著社區起伏的草坪遛一圈,他們家裏專門請了兩位阿姨照顧這四隻狗,每天的任務就是帶他們下來晃晃還有餵食,之前常常偶遇,那時就可以摸摸牠們,感受一下那暖烘烘的氣息,不過今年那戶人家大概搬走了,因為再也沒遇見了。
 
有時候會想像自己擁有一些甚麼,不過那些念頭很淡很少,因為我發現自己已經擁有很多,或許實際上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陶缽,能夠裝載的東西就是那些,慾望會把一些我不需要的東西倒入陶缽裡,但是又裝載不下,這是這兩年突然發現的,前些年我總喜歡收集甚麼,每次經過機場,我會買一管口紅,走過書店會買幾本書,回台灣時偶爾帶回一雙鞋和衣服,但是隨著窩在家裏的時間越長,我發現許多東西都不是我非常需要的。
 
因為在家裡時常穿的也就是那幾件舊衣服,每個禮拜出去兩趟的程度也穿不了太多的新衣服。所以在一個人足夠溫飽且經濟無虞的狀態下,過於貪婪的追求金錢有意義嗎?
 
金錢帶來的快樂很短暫,通過金錢你可以滿足慾望,但是那慾望被滿足以後的失落感就不是金錢可以填塞的,過多的金錢或過少的金錢在不懂得滿足的人身上可以輕易地扭曲那人的性格,有時人因為有渴望而變得醜惡,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會使得一切都是對的,只要對自己有好處的即是正義,對自己有傷害的即使是自己錯了也是邪惡,然後。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