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說要談談嗎?怎麼一直不說話?」

「我....」他垂著眼睛猶豫了一下,然後閉了眼深吸一口氣說:
「有一天下班的時候下了大雨,我看見你的背影,以為你來公司這邊找我,因為雨很大,天又黑,所以我認錯了人。」

她帶著疑問的眼光示意他繼續講下去。
「後來那陣子我常常遇見這個和你長得很像的女生,然後不知不覺就認識了,就是這樣而已。」
他越講眼神越飄忽不敢看她,想要含混過去。

「就是這樣而已?那你身上偶爾出現的香水味怎麼解釋?只是認識的朋友需要牽著手在大街上走路嗎?如果我也和別的男人牽手走在你面前,你看了做何感想?」

她終於忍不住暴發出來,然後委屈地哭了出來,他起身越過桌子想要抱住她,但是她劇烈地抗拒著,但是他的雙臂緊緊地鎖住她,然後把她的頭按在他的脖頸處,另一隻手環住她的腰,讓她動彈不得,但是她只是冷漠而僵硬的站著,任淚水默默地流著。

他開始輕輕的親吻她臉頰上的淚水,然後親吻她緊閉的雙唇,手沿著背部蜿蜒而下摸索著,她渾身更僵硬了,淡淡地開口說:「不要這樣碰我,很噁心。」

他眼眶漸紅,,頹然地放開雙手,像受了委屈的小孩,不知道為甚麼,她在心底冷漠的想著他這個加害人居然這樣擺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太令人厭惡了,好討厭這一切,她漸漸覺得自己無法在這個令她感到窒息的地方待下去,她想離開,渴望離開。

她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扭開昏黃的桌燈,關上門以後,這裡就像個單身洞穴,隱隱地,她覺得自己好像也有錯,但是那感覺太朦朧,她突然想起還沒給他打電話,於是撥了一通短短的電話報平安,然後就打開電腦想看看最近有沒有甚麼案子可以接。

他敲門,她一臉莫名所以的去開門。
「你剛剛打電話給誰?」他問。

她懶懶地笑了,歪著頭坐在椅子上看他。
「一個普通朋友,他只是問我到家了沒。」

「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你需要跟他報告你到家了沒嗎?」

「你現在好像沒什麼資格這樣問我吧?」她的眼神漸漸冷漠起來,像看著一個陌生人似的看著他。
「我累了,如果沒什麼事情你就幫我把門帶上吧,我要睡覺了。」

他不死心地一把抱住她。
「小米,你不要這樣,我知道是我錯了,你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這樣我會很難過,好像你隨時會離開我,我不想要你離開我。」

我推開他。
「好,那我只問你一件事,你要誠實回答我,你知道我的個性,如果你說謊了,那我們再也回不去了。你和她在交往了嗎?」

他僵住,小心翼翼又謹慎地說:「她不知道我結婚了,我們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樣交往而已。」

「好的很,」她點頭,「原來她不知道你結婚了呀。」
「那你打算跟她分手嗎?」

「我...我不知道。」

心底漸漸泛起一股冷意,好像刺骨的東北季風毫無緣故地從敞開的胸口吹進去,這世界正在怪異的扭曲,我好像一個人在孤單的小房間裡,沒有人,衣衫單薄,我摟住自己貼著冰涼的牆壁坐著,窗外清冷的月光冷漠的嘲笑著我,我和上個禮拜的南國溫暖風光離的很遠,這裡是現實,那裡是虛幻,然後我落入一個熟悉的懷抱,可是這個懷抱我卻漸漸地覺得陌生,因為老是覺得有一股淡淡的不屬於我的香味在我鼻尖縈繞不去,那個或許不存在的香味把我和我的丈夫隔開了,我在他的懷裡,卻感覺到北國冬天的冷,這是多麼悲哀的事情。
DSC_0662-1.jpg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