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段日子就在他的陪伴下玩遍了花東海岸,最遠他們曾經開到墾丁去,到關山看夕陽,到燈塔遠眺,在墾丁的森林公園閒晃,在海邊看別人衝浪,到海生館看那些水生動物,她玩得愉快愜意,即使塗了防晒油,白皙的皮膚還是被曬黑了一點點,曬成淺淺的小麥色,她穿著小背心和墾丁小店裡買來的藍色圖騰沙龍裙,手上帶著貝殼手鐲,穿著夾腳拖鞋,背著新買的大布包,像個嬉皮似的隨處晃盪。

把那些心事深深埋起,她每一天都過的很愉快,明天就要回台北了。

灰色的讓人落淚的台北。

這段時間她已經習慣牽著他的手了,他的體溫比她略低,可是卻一直傳來令人安定的氣息,自從那天他醉酒告白以後,就再也沒提過這件事,彷彿那一晚只是他們兩個人的錯覺,不過她在心底暗自下決定,等到自己的狀況釐清了,一定會給她清楚明白的答覆。

她搭上星期五下午一點鐘從高雄高鐵車站出發的列車,他陪她在車站裡等著,他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甚麼。等到她要進站去搭車了,他才握住她的手說:

「那天晚上你說的我還記得... 我會在七星潭等你的,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如果有甚麼狀況,就打電話給我吧,說說話會比吃精神科醫生開的藥要好很多。」

她點點頭低聲應了,走向剪票口的她背影略帶著點失意,腳步漂浮緩慢的移動,不若這幾日的輕鬆俏麗,她像一事無成又必須歸鄉的旅人,他在她身後看得十分不忍,忍不住衝動地跑過去一把抱住她然後在她額頭上印下輕輕一吻:
「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回到家撥個電話給我吧,讓我知道你平安到家就好。」

她終究還是搭上回台北的列車了,從高雄到台北只有短短兩個小時的車程,景色在車窗外快速地飛躍。離開台北時一切是緩慢的,她花了七八天在外遊蕩,卻只花了兩個小時就回到台北,越靠近台北,她的心情就越低落,這趟旅盛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好心情好像都留在陽光燦爛的海角了,只是昨日而已,那些記憶卻如同不真實的幻夢般在腦海裡浮沈著。

她在隨身帶著的小冊子上畫了七星潭的海,關山的夕照,還有許多閃現在她腦海裡的風景,還有那一晚他沉睡的面容。
然後仔細地標了日期,2008.10.20\2008.10.22....

列車很快就到站了,她出了車站,搭上了回家的公車,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這是她成長的城市,不過她喜不喜歡,她一生中的許多時間都耗在這裡了。

她在巷子口隨便吃了點麵填飽肚子,買了一點飲料和水果,慢悠悠地朝著家中走去,開了門她發現她的丈夫已經回到家了,正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些甚麼。客廳的燈沒開,天色已經逐漸轉暗,空氣裡凝固著一種滯悶的氣息,她把窗打開通風,鄰居大概正在煮晚餐吧?菜餚的香味隨著微風溜進來。

他的黑色行李箱還在他的腳邊,大概他也回來不久吧?但是現在她不想和他說話,所以她逕自走入浴室裡洗澡,因為身上黏黏膩膩的怪難受的。

在她完成這一系列的動作時他一直沒有離開沙發,只是趁她轉身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地望向她,他在這段時間一直在想要麼跟她解釋這一切的事情,可是好像怎麼解釋都有點牽強,而且他不擅長思考這樣的事情,於是過了這幾天他還是毫無頭緒,只好回家再說,在旅館時他上了婚姻關係的論壇,把自己的狀況貼了出去,一下子收到許多回帖,多數是罵他的,但是也有持平而論說或許他們兩個之間的婚姻狀態是需要兩個人來負責的,但是最無辜的是那個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是第三者的女孩,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也沒有提出甚麼太好的建議,倒是時不時有人隱姓埋名貢獻自己或朋友的朋友的血淋淋的經驗,總之來說,出軌這件事情,通常很難善終,多數的下場是三敗俱傷,有時挽回了一段婚姻關係,那不信任的裂痕卻是花了幾年的時間才能修補,而且兩個人的心底都留下一個不能碰觸的地雷,有的人因為這樣,外遇的那個人反而精神痛苦了好幾年。

有的則把三個人的人生完全改變了,即使第三者扶正,但是因為對方的出軌前科,於是得到的那個人也無法安心過生活,深怕自己哪天也成了下堂婦一名。

他就這樣無頭緒的亂想,恍然間她洗好澡揉著濕漉漉的長髮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隔著茶几,她看起來曬黑了些,好像更瘦了,白色裙擺下方露出修長的小腿和細緻的腳踝,長髮隨意披散,她並沒有看著他,只是盯著他放在腳邊的行李箱,不知道在想些甚麼。每當她露出出神的樣子的時候,他就會覺得她離他特別遙遠,好像隔著一個星球的距離,他常常感到寂寞,但是這樣的寂寞他真的不知如何說出口,即使兩個人已經走到這個地步, 他還是無法好好的表達。


背景音樂:http://www.songtaste.com/song/172226/
背景音樂:http://www.songtaste.com/song/9323/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