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日子大概會是她這輩子最難以忘懷的一段時光,在此之前,她從沒想到過被人背叛是甚麼滋味,天真地相信一切,但是,即使現在自己已經淪落至此,她還是想繼續相信這個世界。


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民宿的床上,而外頭的太陽已經接近中午,她睡得死沉,連被人家抱回床上都不知道。大概是腦袋緊繃的那根弦終於斷掉了吧?所以才睡得如此沉。身上有海風沙土的味道,黏膩膩的難受,於是她沖了個澡,還是穿回原來的衣服,待會得去市區買點衣服來換穿。

剛想著就有敲門聲,打開來一看,原來是他一臉微笑地提著燒餅豆漿。
「餓了吧?我跟醫院多請了幾天假,這幾天我們到處玩好不好?我知道幾個風景很好的地方。」

她笑著點頭,若無其事的開始吃早午餐,當然不可能把昨天的失態當作沒事,可是她知道,如果她不想說,那麼他也不會問,那一年她辛苦畫出來的作品被老師說抄襲之作,她也是這樣哭得唏哩嘩啦的,他也只是騎車帶她去陽明山看秋天的芒草海,然後到擎天崗吹風。她發現自己實在自私得很,總是在痛苦得無以復加的時候,才會想起在背後默默守護的他。因為他彷彿永遠都會待在她身後守護她似的,地老天荒,他們會是永遠的好朋友。

她貪戀另外一個他的開朗熱情,卻又不舍這一個他的深沈柔情,然後年少天真的自己以為做了良好的決定,選定了自己的終身良人,沒想到到頭來一切滄海桑田,或許她是不值得愛的。她想著這幾年,偶爾會從丈夫看她的眼光中感到一種孤獨感,好像自己把他孤零零的留在哪裡,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作才好,她怎麼也學不會那些小女人們的細微小心思,她的母親曾經很擔心她將來怎麼跟婆家相處,還好他丈夫的雙親一早就移民海外了,一年也難得見一面。所以她母親的擔心是多餘的,只是她女兒還真因為這樣的粗線條大概快連老公都保不住了。她苦笑。

不過吃完早餐後大概因為睡飽了,昨天又狠狠的哭了一場,所以心情還好,她覺得自己在飄,靈魂從懸崖邊起飛,底下是萬丈深淵,而她在叢山峻嶺間穿梭而過,一切都無所謂了,或許她活過的這輩子其實只是短短一瞬,如果是這樣,那她那麼糾結著做什麼呢?過了百年以後大家還不都是枯骨一堆?或者一把燒成了灰,沒有誰會留下甚麼....

她就這樣在腦海裡一路胡思亂想,他穩穩的開著車,在花蓮待的這兩年讓他原本白皙的皮膚淺淺地染上了一層麥色,唸書時的他總像個蒼白安靜的書生,身上總帶著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現在當了醫生,那股味道反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藥皂香,最近她老是注意到他身上的味道,這讓她覺得有點尷尬,可是想想其實或許沒什麼吧?於是又繼續心安理得的瀏覽著窗外的風景,她安心地在他身邊變回十幾二十歲的時候。


背景音樂:http://www.songtaste.com/song/2395/
背景音樂:http://www.songtaste.com/song/614088/
背景音樂:http://www.songtaste.com/song/627046/
背景音樂:http://www.songtaste.com/song/1229/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