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年以後,陪在她身邊的,依然是他,結婚後的那幾年她常常作惡夢,說起來也不算是惡夢,只是她理智道德上所不容的夢,她總在夢裡遇見兩個男子,一個是她的丈夫,另一個就是他。他們變換著各種面孔場景在每場夢境裡粉墨登場,一個錯過了一個獲得,而她心底其實一直都猶豫不決,因為她捨不得看見他們兩個人任何一個人臉上露出受傷的樣子,有時她和他在夢中親吻擁抱,呢喃細語,醒來以後她就會覺得自己真的外遇了似的特別感到罪惡,所以這些夢她從來沒對她老公提過,也不敢和當年的他有太多接觸,婚姻是易碎的玻璃,一旦越過某條界線,碎了,就很難挽回了。


沒想到先打碎這場婚姻的是她的丈夫,
那個發誓永遠只愛她一個人的男子。

他說著愛情的誓言的時候眼神那麼堅定炙熱,那天的場景恍惚的像一場美麗的夢一般,那時他們大三,大家開始為自己的前途打算,考研究所的開始努力準備資料唸書,準備當兵的整天渾渾噩噩,要出國的努力考托福。

就在那個既疏離又兵荒馬亂的時刻他堅定的說出自己的愛意,於是她的心被打動了,她模模糊糊的想著或許這就是愛情吧?那時的她其實不是很清楚愛情是甚麼,因為她的愛情週期尚未完整,她從沒失去過甚麼,她的愛情是新生的嫩芽,被溫暖的陽光微風細雨溫柔的照顧著。

但是,漸漸地在她不知道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的愛情慢慢地變成一片荒漠,養著脆弱愛情的地方是荒漠上的綠洲,這片綠洲逐年因為水源缺乏而被沙塵漸漸侵蝕,以緩慢的速度。他們似有所感,兩個人卻又選擇視而不見,因為他們太忙了,現實裡又有太多讓人分心的東西,而且他們結婚到現在已經好幾年了,關係穩定,一切又有甚麼好擔心的呢?

但兩個人在荒漠中住了這許久,終於有人忍受不住孤獨而離開了,一個人離開了,留下的空寂也就慢慢地開始讓這個世界崩壞了,無聲無息,無知無覺。

喝完咖啡,他們走下陽台往海灘走去,天剛擦黑,星星在天邊明明滅滅,月亮藏在雲朵後面,她屈膝坐在海灘上,雙手緊緊地抱著自己,在這段時間裡她常常會陷入深沈的思考,彷彿突然變成哲學家似地,當一個人即將失去甚麼,大概都會變成哲學家,在心底反覆驗證推論那些東西消亡的過程。他靠著她坐下來,兩個人貼得很近,他的手臂輕輕靠著她的,只是那一小片肌膚的接觸,溫暖綿長,她也不動,臉埋在膝蓋裡閉著眼睛昏昏然的胡思亂想,從早上到現在她都沒有休息,昨天一整夜也睡得淺,眼睛酸澀,於是她瞇著眼睛聽著反覆往來的海浪聲小睡一會,那海浪聲在耳邊沙沙作響,像搖晃的公車一樣令人昏昏欲睡,於是不知不覺地她竟靠著他的肩頭就這樣睡著了。

他一動也不敢動,在確定她已經熟睡了以後用右手輕輕地環著她的肩膀,他的願望實現了,只有她和他兩個人,坐在七星潭的海邊看海,她的髮香體溫就著微風夜色傳來,這一頭長髮她留了那麼多年,不染也不燙,因為嫌麻煩,也不耐煩被美髮院的人推銷敷衍,於是長了也只是自己修剪,而這把長髮倒養的好,月光撒在其上,流光璀璨的。

她的背影有一種獨立的美麗,和她實際上的孩子氣不同,如果只看著她的背影,會被她隨意展現的那種姿態所矇騙,她總是平視著前方快速的走著,喜歡穿白衣白裙的她衣袂飄飄,她一直是自由的。因為她是自由的,所以擁有她的人大概會有不真實的感覺。

他的思緒不知不覺又飄到了多年以前,那年他們還在念大學時,常常她在宿舍洗完澡,就披著濕漉漉的頭髮出來和他們到校園的圍牆邊看夜景,順便吹乾頭髮,那時大家說說笑笑,彼此傳遞各自系上的八卦風雲,偶爾他會向她進補一些人體結構的知識,她總是嚷著好噁心好噁心又忍不住聽下去,讀電腦的另一個他只常在她電腦裡搗鼓些玩意,然後耐心地教會她當年很紅的ICQ,這樣,放假時他們還是可以互相傳遞消息。有時他們兩個幾天也見不到她一面,通常是她正在趕作業的時候,那時她誰也不見,說是不能斷了那思緒,要等東西做完了才好再跟他們一起玩鬧。然後她畢業,另一個他去當兵,而他繼續醫學院未完成的課程.....

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啊....他回神的想著。

月光波光粼粼的反映在海面上,海邊細碎的石英也被月光反射出微弱而閃耀的光芒,她猶帶淚痕的雙眼蹙著眉頭緊閉著,小巧美麗的柔軟嘴唇展現著誘人的光澤,在隱隱地夜色下彷彿在邀人品嚐似的,他看著她睡著的臉龐,年輕時候的嬰兒肥消減了,這陣子她一定過的很辛苦,原本天真的容顏現在帶著一種憔悴透明的美麗,那是失去一些極重要的東西以後產生的變化。磨去了天真的嬌氣,卻彷彿突然成熟似的有甚麼破繭而出。


背景音樂:http://www.songtaste.com/song/260310/
背景音樂:http://www.songtaste.com/song/526023/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