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凝視著前方的海,眼淚在眼眶裡將掉未掉的,身邊的他的的手掌溫暖而乾燥,好像會從那掌心泊泊地湧出許多勇氣一般,他們兩個下車到海邊走走,她沒說甚麼,他也沒問,他們的默契一直很好,甚至比她的先生更好,這或許是她選擇把他當作知己的緣故,她總覺得這一輩子裡的愛情容易隨著時間消亡---像現在她這段已經進入植物人狀態的婚姻。可是友情總是比較恆久的,在某一種平衡底下。

 



如果當年她選擇的是眼前的男子,不知道現在是甚麼光景,她的婚姻還會走到這一步嗎?
人生沒有回頭路,所以她無從得知,那時她只是依憑心底的本能做出決定罷了,多少恩愛夫妻在婚姻這座圍城裡最終也只落得相敬如冰的下場。

微醺的狀態讓她感覺有點漂浮,海風帶著海水的潮氣撲面而來,她已經不是那個當年開心笑著的小女孩,時間改變了太多東西,小女孩在心底沉睡,當年眉目如星的男子已經把愛意投向別的女子。她又開始淚流,她緊緊的握住他的手,眼際模糊,搖晃的走在凹凹凸凸的鵝卵石沙灘上,然後腳下一晃,不小心地跌在他的懷裡,她不可抑制地在他懷中大哭起來,哭得抽抽搭搭的,像受了很大委屈的小孩。而他只是靜靜地抱著她,溫暖的手掌一下一下地拍著她的背安撫她,他的身上有淡淡的藥皂香味和陽光的味道,這個懷抱和她丈夫的不同,她丈夫有淡淡的古龍水的味道,和些許的菸草味,哭完以後她不知道為甚麼居然開始比較起兩個人身上的味道了。

可是這一通發洩,倒是比吃精神科醫生開的藥好了許多,吃了藥之後時常讓她好像漂浮在現實與幻境的邊界,在那個奇怪的地帶裡她感到安全,可是那安全卻是假的,藥效過後她就跌回痛苦的現實。而現在這樣哭過以後,好像把很多壓抑的情緒都發洩出來了,或許是因為他的存在讓她感到安全?知道她不管怎樣無理取鬧都會被他寵著,而這樣隱隱深藏的愛意讓她當初只敢謹慎地和他維持一段距離,因為至始至終她心底的位置只有一個,她的心太小,承受不了兩份情意、也無法回報。

而現在,她是車禍現場或許無辜的受害者,她呆呆的看著自己曾經相信的那一切被他無意或有意的砸毀,她太過震驚,在那血淋淋的現場呆了太久,以至於彷彿魂魄走丟了一縷似的。她回想起自己這陣子的失常,真的很像那年父親送她出國卻在回程的路上被追撞的車禍事件,父親人是沒什麼大礙,車尾被撞的凹陷了一塊,可是那一個月裡父親總是渾渾噩噩,沉默地度過每一天,眼中失了神采,直到母親到廟裡拜拜不知做了甚麼儀式父親才回魂。

可是後來問他,他也不十分清楚自己那一個月裡是怎麼過的,廟裡的乩童說在那場追撞中,父親的魂魄因為受到驚嚇所以掉了一縷在機場的地下車道裡,現在把魂魄喚回來了,人自然就正常了。在這一場婚姻的意外中,或許她的魂魄掉在那個遇見他和她牽手的街角,一定是的,只要把魂魄找回來,她就完整了自由了。

背景音樂: http://www.songtaste.com/song/601720/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