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她繼續自己的旅行,而他暫時先返回台北,他的工作如火如荼,這個專案已經進入到最後收尾的階段,於是他想兩個人先冷靜一下也好,等到她回家了以後再好好的打開這個糾結的局面吧。

她在火車站與他分手,買了到花蓮的火車票,從宜蘭到花蓮不過一個多兩個小時的車程,她坐在月台上,看著列車來來去去,然後突然很想找人說說話,不管誰都好,她那麼寂寞,心底承滿愛意的那塊地方如今只剩下痛楚,她的世界被摧毀了,而她也想去摧毀甚麼。


所以她打了電話,給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他就住在花蓮,那一年她結婚時他沒有來,只托了兩個人共同的朋友包了禮金,每年生日那天他會寫一封電子郵件給她,祝她生日快樂,然後大略地和她提起自己這一整年的生活,兩年前他調到花蓮當住院醫師,他曾經提起七星潭的海很美,禮貌性地歡迎她和她的丈夫有空的時候可以過來這個海邊渡假,他現在租的房子就在七星潭這裡。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單身,她知道為甚麼,可是他們很有默契的不提起,那一道界線像微妙的懸崖,她和他都不想逼自己走上那懸崖。可是現在的她,已經走在刀鋒般的路途上,這些日子的折磨把她的心弄得傷痕累累,她好想找個地方靠一靠,溫暖的安全的,她知道他們兩個可以作一輩子的朋友,如果不跨越某一條界線的話。

火車繼續沿著海岸線開著,經過廢棄的軌道,壯闊的海面在轉角浮現又隱沒,海水的顏色深藍碧綠清淺,遠方天際累著灰白色的雲朵,陽光從某處縫隙在海面上撒下金光,讓那一片海面氤氤猶如人間仙境一般,她凝視著那片海,假裝自己已經不存在,那感想只是一瞬,很快地火車進入山洞,一片黑暗,像她現在的處境一般。

中午的時候她到了花蓮火車站,在火車站的便利商店買了點零食和小瓶裝紅酒白酒還有飲料,便到租車公司租了兩天的車子,拿了車子她漫無目的的開著,花蓮的路也就那麼幾條,一條往台北的方向,一條往花東縱谷,一條往海岸花東海岸,她沿著七星潭的指標開著,很多很多年前她和她的丈夫還有他來過這裡,那時他們還是學生,在暑假兩個人騎著兩台125cc的摩托車作環島旅行,那年他們三個都曬的像焦糖巧克力豆,可是每天都很開心,一點點小小的事情也可以讓他們歡快的笑著。

那片海很美,他們無憂無慮的笑著,海浪拍打著按上的鵝卵石,揚起了陣陣水霧,於是海和陸地的交界處朦朧一片,她年輕的微笑的身影被定格在膠片裡,照片裡的她穿著白色背心和牛仔褲,長髮隨風飛揚,眼波盈盈,那微笑從心底而起,因為那是她第一次做環島旅行,而且還是跟兩個異性好朋友,還好她的爸爸媽媽只要她每天定時報平安就可以了,他們總給她寬廣的自由,連上大學也讓她自己選擇想念的科系,而不是像別的父母一樣逼迫著子女念那些熱門科系。

他們三個人都很喜歡這張照片,於是加洗了幾張各自保留。那場旅行以後,三個人之間的曖昧持續著,他們都是好朋友,只是後來,有勇氣先告白的人註定幸福,他只比他差了一步,就從預備情人的位置變成好朋友。過了許多年,他一直在想,如果當年,他比他快一步告白,會不會現在陪在她身邊的人是他?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