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他都在加班,可是他在下班時間總會遇見那個女生,她和他的妻子一樣,喜歡穿一身白衣,背著一個大包包,像輕巧的小鹿般行走著,她的姿態帶著學舞的人特有的氣質,他的妻子慵懶溫馴,而她.....

後來,他們偶遇時也會禮貌性的點頭微笑一下,到最後,漸漸地兩個人都渴望那三十秒的偶遇。
她以為他單身,他卻不能欺騙自己,可是心底的騷動感讓他忍不住地想在看一眼就好。
可是自此以後他就習慣性地加班到七點半,以便七點三十五分的相遇。
那時她剛好吃好晚餐,走路到巷子裡的舞蹈社準備八點鐘的課程。

她每天都習慣四處遊走,所以她從一個打工點走到另外一個打工點,除非距離很遠的地方她才會搭公車或捷運。


光靠偶爾的舞團公演是維持不了基本生活所需的,所以她出沒在時間可以被切割成一段一段的咖啡廳酒吧之類的地方,在咖啡廳裡打工,如果挑冷門的時段實際上工作是很輕鬆的,有時一整個下午連一個客人都沒有,那時她可以坐在櫃台裡面放自己喜歡的音樂,看看書,等到六點店裡開始忙的時候,接班的人就來了。她晚上接了一些基礎的舞蹈課程來教,來上課的多半是下班以後想放鬆的上班族,還有幾個中年太太,還有一個六十幾歲的老太太,那是一位奇特的老太太,她每次都穿著淡粉色的芭蕾舞衣,腳上也是淡粉色的芭蕾舞鞋,花白的頭髮在頭頂挽城一個小髻,每次上課都很認真,於是在所有的學生當中,她是年紀最大的,也是進步最快的。

而最近她熱衷於在咖啡廳下班以後在要去舞蹈室授課的那一天把自己仔細的收拾打扮一下,並且是不著痕跡地,妝淡得只是使人顯得更精神些,眼神明亮,她還特地去找了一種好聞的香水,下了班以後她就把香水擦在頸動脈處,只一點點,因為她不知道他喜不喜歡。

她的心碰碰的跳著,有時一整天的狀態好像喝了酒一般微醺著,周遭都蒙上不真實的色彩,陽光帶著聲響在騎樓與樹影之間撒下明明滅滅的光影,她愉快的哼著歌,因為練舞而顯得修長婀娜的身體輕巧地移動著,她穿梭在小巷與小巷之間,一層一層的氣味從身旁劃過,這城市的晚餐時間巷子裡總飄出很多家的氣息,她獨自生活在這裡,分租著一間小小的公寓頂樓隔間,那小小的房間裡只有她自己的氣息,滲著一點孤獨,所以她總喜歡漫步在小巷裡,吸取一些不屬於她的溫暖。

而現在即使她走在寒冷的雪夜裡她也不會覺得冷了,心底有處地方暖暖的,微微地跳動著,那異感讓她的感官更清晰,彷彿有甚麼可以破空而出,去到更高更遠的地方。她知道自己戀愛了,這輩子第一次的愛情,心底的快樂緩緩地鼓譟著,每一天她都越來越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他,希望天趕快黑,希望天趕快亮,希望沒有星期天星期六,希望五分鐘延長成五個小時,延長成一個夏天,延長成一輩子。

然後他在工作中不動聲色地安排各種出差活動,有時是週末,有時是週日,帶著她到處遊山玩水,像帶著當年初戀的妻子一般。

妻子存在的氣息越來越少,有時竟淡的像霧一般,家裏的燈光昏黃,偶爾有些音樂從她常待的書房裡傳出來,客廳一個禮拜前和一個禮拜後完全一樣,這就是沒有小孩的家庭的好處與壞處吧?整個屋子裡,似乎只有她存在的房間才是活的,其他地方安靜的像熄燈後無人參觀的樣品屋一樣。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