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她和老公的關係處於冰點。

兩人分房而眠,他規律的上班下班,她有一搭沒一搭接著設計的案子,有案子的時候通宵達旦的忙碌,小小的房間裡低迴著朦朧的細碎的聽不清楚的音樂,她快樂的創造屬於自己的世界。沒案子的時候她總是茫然無頭緒,有時在白天挑些課程上,有時就只是單純的在別人的上班時間跑去看電影,逛書局,逛百貨公司。這樣消耗著時間總讓她有種痛快的感覺。

媽媽總是催著他們生小孩,但是,她想想這輩子自己的人生都還沒活好,該怎麼去對未出生的生命負責?所以她裝聾作啞,聽煩了只是屈膝坐著,把頭埋起來,這是她從小遇到事情的慣常反應,這習慣消失已久,只是結婚後這幾年不知怎地這習慣又開始出現。

老公總在清晨她睡的最熟的時候摸索著進房溫存,搞的她老以為那是一場夢,夢中的那個人很是溫柔,可是白天卻總是時不時的帶著一股不屬於她的香氣回家。

除了偶爾出現的香氣,她的先生並沒有露出任何破綻,既沒有在家偷偷講電話,也沒在身上留下吻痕什麼的,而她生性懶散,隱約覺得不對勁了卻又提不起勁去追查個水落石出。一開始分房而眠是因為淺眠的老公總是容易被輕微的轉身弄醒,於是婚後沒多久兩人就分房而眠了,一開始兩人還會在睡前講講話,後來兩人的作息習慣差距越來越大的時候,就只剩下早上的親吻,到後來,她甚至懷疑他知不知道她的存在?

那是一種接近空虛的感覺,或許她是困在這屋子裡的孤魂,有老公這件事情只是她憑空想像出來的,有時她會無聊的這麼想。

事情開始轉變的那天她還記得,那是這個城市第一個雨季開始,那天她興致來了為了慶祝隔了幾個月才接到手的CASE,她跑去書店買書,買完書後她像每個倒楣的元配一樣看見了自己的老公,和他身邊的長髮女子。

一開始她以為自己眼花了,隔著一條馬路和老公並肩走著的那個女子背影姿態竟和她如此相像,他們手牽著手走在剛下班的人潮裡面,就像一對普通情侶,那種姿態沉靜不炫耀的情侶。

她的臉麻麻辣辣,然後那種麻痺感延著臉頰傳到後腦杓,然後全身,她突然覺得手上的書很重,她把他們丟到垃圾桶蹲在路邊大哭起來。

路過的行人情侶們用眼角看著哭的傷心欲絕的她,然後匆匆忙忙走過,她邊哭邊走,過度震驚的她等到真正清醒時她已經走了大半夜,天都黑了。

眼睛被淚水浸泡的酸澀不堪,手上只剩下今天帶出門的那個包包,剛買的新書或許明天會被清潔隊員資源回收,她想像那些書本躺在垃圾桶裡的感覺,大概跟她現在沒兩樣,都是一種被遺棄的狀態。

她找到站牌,搭上回家的公車,然後閉著眼睛臉貼著玻璃窗止不住的胡思亂想。

她想一切或許只是自己的胡思亂想,在街上看見的那些不過是幻覺,當時間過了某個點,逝去的一切就飄的比夢還遠。

越靠近家門她就越冷靜,冷靜到她深信日子將會如常的度過。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ub824
  • 好寂寞的男女……
  • 嗯,沒錯

    cocoden 於 2008/12/02 14: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