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負我命,我還汝債,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生死。
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
                                    ———《楞嚴經》

ps. 這是三年前未寫完的故事,現在接著寫,不過要寫完難如上青天,所以隨便看看,不要較真。





他從古玩商那裡收來了一塊老玉。

這玉上有絲帛沁入的痕跡,千百年下來,老玉溫潤著一層流轉的光芒。

這天玉市沒什麼客人,漸漸轉入冬天了,溫度還是熱的跟什麼似的一樣,他好整以暇的流覽報紙上那些無聊新聞,看完的新聞就看看週四的求職版,週一到週五的徵人廣告是很有意思的,多數彷彿不是還徵人,而是只要你肯來工作,就可以輕鬆的賺到源源不絕的錢花用。

快傍晚時天氣開始轉壞,烏雲密佈的好似快下雨,他打算今天就先收攤了,等假日人多的時候才擺,而正當念頭還在心裡打轉時,他的攤子前站了一個約莫二十多三十歲的女人。


她一身素淨,鵝蛋臉,長直髮,白衣白裙,看來似乎是個搞藝術的人,因為很不搭襯的揹著一個作工繁瑣的大包包,那麼大的包包裡到底裝著什麼實在很令人好奇。

不遠處站著兩個男人,一個男人手舞足蹈的向另一個試圖說明什麼,只見他一會雙手誇張上揚,一會跟對方勾肩撘背,而對方卻只是雙手抱胸靜靜凝視他,擺明了就是不信任他。這條小小的路上三教九流都有,連吹過的風都帶著一點歷史的味道,那氣息不來自於週遭的建築物,而是源於他們這些小販所販賣的器物,還有他們本身所隱藏的風景。

他眯著眼張望著眼前的風景,假裝不在意女子的存在,一般他是不主動招呼客人的,識貨的人自然會問。雨開始落下,女子指著攤子上的一塊漢代老玉,問了聲:「多少錢?」

「三萬,最近才剛從中國帶回來的。」他原本想繼續口沫橫飛的講敘這塊玉的歷史,女子已經掏出一疊鈔票,不講價也不殺價的買走了這塊白玉。

雨越下越大,他和其他的攤販早早收了攤子,各自回家,古怪的客人他到也不是沒見過,不過這女子在他心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上個月去中國搜羅古物時,賣玉的古玩商說這塊玉是漢朝高官夫人的陪葬品,很難到手,所以索價兩千人民幣,那玉刻著辟邪獸,上手溫潤,有著和闐白玉特有的細膩肌理。

他家裡藏著各式各樣的古董雜貨,往往他擺攤賺了錢,就忍不住又到內地去蒐羅古物,由於東西實在太多,所以在三峽租了棟房子,用來擺放那些珍奇古玩,每當關了燈,入了夜,附著在古玩上的魂魄好像就會走出來遊蕩似的,他也不怕,說實在的他相當享受這種鬧哄哄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ub824
  • coco,我是杏仁,来拜读你的大作。首先,我不得不说,你的bolg做得漂亮极了,让我恨不得天天上来看一眼^_^
  • 呵呵,這是pixnet的格式,可惜在內地偶爾會被封鎖,有時連的上有時連不上的。

    cocoden 於 2008/12/01 18: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