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這幾天霧氣濃重,白天一片霧茫茫的,晚上連對岸的燈光都看不到。

連著幾個禮拜狂看網路小說,也有點疲乏了,可是時間漫漫,一閑下來時間就在四周凝成不動的液體,如果開著窗,天光就這樣逐漸的明亮了黯淡了而周圍好安靜呀。

那是一種極端的幸福。

遁入空門的人,或許就是因為受不了世俗煩擾吧?而我現在不用遁入空門,就可以大隱隱於市,然後逐漸把自己變成極脆弱的個體。

年輕時候的偶像歌手,有的還在星海載浮載沉,有的早已消失。

我的朋友,逐漸變成回憶裡夜色下的片段,開車的片段,酒吧裡談天的片段,他們在記憶裡不再說話,只是逐漸凝結成一幅幅的影像,無聲的影像。年少時我們多美好,意氣風發,現在偶爾在時光走過的片段裡想著大家過的如何?是不是和我一樣,讓時間改變了外表。

然後窩在心裡的那個自己卻一直不相信自己逐漸離年少的自己越來越遠。
因愛生怖

每次應該接到北極熊的電話卻沒有接到時,心情總是非常不好,很多的擔心,自己被自己的心魔折磨著,所有的幻想力都發揮在此時,壞的和更壞的可能好的都一一想了一遍,就只差透過無線電波飛越過去看看那手機的所在地和他的主人是否安好。

然後因為擁有幸福,因愛生怖,那可真是深刻領略了。
可是離愛之人,那生活可還會有別的滋味?

沒有愛的時候,我像漂浮在空中的一縷小小灰塵,天寬地闊,沒有可以安頓的地方,即使累了倦了,也還是繼續懸浮在塵世之中。

如果單身,那麼應該腦袋裡會一直深刻的記得自己所處的狀況,除非喝了酒微醺,身體被暖洋洋的酒意幸福的包圍著以為自己墜入了一片愛的安祥之地。

可是因為婚姻的承諾,讓人放鬆了隨心所欲地被幸福寵溺著,我要的幸福從頭到尾都那麼簡單,有著那幸福的時候我貪婪的享受著,那幸福變得不確定的時候我大概會像個稚幼的迷途的孩子一般,在人世間輾轉。

然後我發現我寂寞時好清醒,像酒醉的人一樣會說好多話。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