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年老的人口蠻多的,而且年紀大的依然在工作的也很多,他們珍惜的用錢,每張鈔票每個零錢小心珍惜的使用。店員往往要等一陣子,等老人把錢掏出來,然後仔細地點算鈔票和零錢,或許錢是最珍貴的東西。
路上總有推著車子的老人,有時是老婆婆,車上擺著回收的雜物。
我想我老了,會不會,也在路上推著車子,珍惜的用錢。

那年往西雅圖的飛機上,身旁坐著一對退休的老夫婦,看來過著舒適的生活,他說他們正在台灣探訪完兒子和孫子,在要返回西雅圖的路上。他們的房子在一座湖邊,鎮上有一兩間中國餐廳,我聽著,可是老人身上特有的體位一直傳來,一種尿味,他們收拾的很整齊乾淨,可是年老在謹慎下不經意的洩漏了。

我偶爾會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的白髮想像,自己老了以後的樣子。

我和北極熊兩個人,頭髮都白了,住在靠海的小屋,屋前的陽台有搖椅,我們常常坐在那裡看海,家裡養了一隻狗和一隻貓,因為不會再東奔西跑了,所以可以安心的養著動物。

每天每夜,海浪的聲音綿長的伴著我們,那時和現在一樣,寧靜安詳,我們常常牽著手,四處走走,小北極熊已經獨立,去闖蕩他自己的天下。

老了,可是心靈一直都像剛開始認識這世界一樣,我們的肉體衰老了,可是心靈卻不。

然後或許過了某個年紀,會開始羨慕,剛剛萌芽的那些年輕。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