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夢見自己正在做手術,頸動脈清除粥狀物的手術,一個我躺在手術檯上蓋著白布昏迷不醒,腦皮和脖子的皮膚被掀開,露出裡面的肌肉和骨骼還有七彩斑斕的血管神經,有白的有紫的有紅的,另一個我站在醫生身邊和他討論症狀病情,聊天的結果是這種症狀好像不用大費周章動手術掀開皮肉清除。

然後我在醫院裡晃著,晃到女生浴室,看見VICKY正在洗澡,然後就醒了,很怪的夢。

最近想自己應該多寫一點肚臍眼日記,反正無事可寫,也就把那些瑣碎的,古怪的,迷離的思緒記錄下來,因為隔了一陣子去看,總覺得有趣。
這陣子迷上了在網路上看小說,一開始看就欲罷不能,常常看到雙眼朦朧,有一次還看到隔天早上七點,看來江湖上高手輩出,如果台灣兩千萬人口中有幾百個善寫之人,那麼大陸幾十億人口善寫之就多出更多了。

從武俠到宮廷到盜墓之類的各類型小說應有盡有,看書的人簡直可以像在菜市場買菜一樣挑三揀四,翻開看了幾章,如果遇到寫的稚嫩或者功力不深的,便棄之再尋找其他好看的,難怪北極熊在網路上看小說看了幾年,樂此不疲。

又,新買的手機上的俄羅斯方塊也頗好玩,其實只要是方塊遊戲我都喜歡,以前住香港的小漁村西貢的時候,迷上msn的線上遊戲寶石方塊,嗯。

今天在坐車回家的路上,我看著窗外飄雨的天空,北極熊和小熊睡著了,其實那時只不過大約六點,但是在上海,四點多就開始天黑了,然後我覺得上海這裡和台北好像,那一種氣氛,也有點像香港,或許只要是大城市都有點類似吧,冷冰冰的,現實的,一不留神就會被這城市吞沒,這感覺在我年紀很小的時候,還有剛出社會的時候覺得最強烈,或許那時的自己都是最弱的。

而每個人寄居在這樣的城市裡生存著,富有的貧窮的,服務者與被服務者,如果我們不是被外派到這裡,大概也不能過的像現在這麼舒適吧,那時看這個城市或許是另外一個角度。現在在幻象之中生活著,有時候想小北極熊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不知道好不好,將來他還是得接觸冷酷現實的世界。

有時躺在床上想著,如果一家人在一起,即使只是像這樣一間房間的大小的空間,也是很溫暖。

現在我已經習慣這個大宅的寬大,有人按門鈴的時候只要小跑步去開門即可,電話鈴聲現在完全干擾不到我,因為我重聽,而隔了一定距離和牆壁以後,那唯一一具的電話聲只是嗡嗡作響而已。

在這裡的好處和壞處就是人際關係全無,這讓我的神經徹底放鬆,不用考慮自己的言語,作久了家庭主婦會鈍,我想是的。現在看出去一片玫瑰色的美好,少有不順心的事。

沒上班以後,也就少看了很多職場上光怪陸離的現象,即使後來我已經比較能接受,或許可以說是麻木,可是那種衝突的思想好像在自己的身體裡留下了一點影響。然後幾年後才發作?嗯。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