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生活一直都很平穩幸福,沒有什麼波濤起伏,於是無事可記,甚至於身體的瑣碎知覺,也幾乎無感,除了那不準又凌亂的月事所引發的疼痛,其餘一切安好,臼齒碎了一塊,可是原本就有牙醫恐懼症的我怎麼可能在上海看牙醫,所以打算忍著,忍到回台灣再看。但是那位溫柔的牙醫已經車禍去世了,不知道要到哪裡再找到一個不會讓我太恐懼的牙醫。

看牙大概是全天下最恐怖的看醫生經歷,再來是婦科內診,開刀反而還好,或許是因為全身麻醉的關係。


前兩天終於吃了大閘蟹一隻,人民幣一百八十多元,手掌般大小,公的,沒什麼肉,吃蟹膏,但是或許我實在沒有那個天份,總覺得吃不出甚麼滋味,我愛吃的蟹肉又少的可憐,但是在上海這邊很難吃到海鮮,邊吃我只邊想等到回到台灣我要好好的到富基漁港吃到飽,我們一年到頭的餐桌上基本沒有魚肉,曾經在剛來上海的時候不死心的買過鱈魚,薄薄一小片,六十幾塊人民幣,重點是也不大新鮮,於是放棄,那麼昂貴又不新鮮的食材實在是浪費錢,對於不喜歡做菜的我來說,做了又貴又花錢又不好吃的東西會令自己很生氣。

我在餐桌上耐心地把那隻蟹身上的肉挑出來吃,越吃越不過癮,我想起喝喜酒時常會有的一道菜,紅蟳油飯上的那隻蟹倒肥美多了,所以,為甚麼小小的一隻大閘蟹這麼貴?大概要問美食達人了。
創作者介紹

海豚民宿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