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這感覺挺詭異的,好像在陽光下攤開了一張白色的畫紙,可是實際上擁有畫紙的人已經二十年沒提起畫筆,所以不會畫畫了,那感覺挺淒涼。
 
昨天看完太宰治,他的人生彷彿一開始就堆錯了一個積木,然後敏感善良的天性讓他的人生往快速崩解的方向傾去,我明白他,但是不想成為他。有個已經自殺的人寫出這樣的一本書,或許可以保持平衡,我們在生活中破解各方訊息傳來的密碼,摸索前路,只覺得自己的生活彷彿有可能會有變動,但是也可能維持不變,好像站在舞台上,布幕還沒展開,不知道觀眾入座率多少? 或許觀眾席上空無一人? 或許。
 
書上有很多句子值得畫線,即使言語和文字是不精準的,在某瞬間不經思考寫下,也就成了霎那璀璨。
 
「我的不幸,其實就是無力拒絕他人的不幸。一旦拒絕,不論對方或是自己心裡,永遠都有一道無法彌補的白色裂痕,我被這樣的恐懼脅迫著。
 
我與人交談時,總是對可怕的冷場保持著警戒。」 太宰治\人間失格
 
我在考慮把字放到哪裡? 又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書寫是一種自我對談的方式,或許有助於釐清思緒?
 
不清醒的人生其實是幸福的,因為一閉眼,不思考,你就已經老了,清醒的人生總在心裡百轉千迴,而其實很多事情不該想太多。
 
或許其實我這陣子只是一直在發呆,坐在路邊的候車亭裡,等著慢悠悠不知何時會來的公車。
雲朵躺在稻田之外的遠山藍天裡,如果是這樣,那我大概很悲哀的回到了討厭的童年,這輩子最討厭的一段時光就是童年,大概受到的限制太多了?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