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廖敏喬帶她到師大路的一間地下pub,她們去的時候臺上的歌手正在專心的唱歌,而身邊的人們都沉迷在這美妙而慵懶低沉的歌聲中,廖敏喬去吧台拿了兩杯長島冰茶,然後她們窩在一個角落裏靜靜的聽歌。

http://www.songtaste.com/song/84232/ 藍亦邦 我愛過很多人

其實林晚知的酒量很不好,兩罐啤酒就會讓她醺醺然,所以她幾乎沒喝過甚麼酒,更別提到酒吧來喝酒了,於是廖敏喬說她幫她點了一杯長島冰茶,她就真的以為這是一杯茶。因為入口以後的感覺像一杯檸檬茶,最後的餘味稍稍帶點苦意,然後讓人有點暖和又醺醺然,她只是喝了一口就愛上了這味道,覺得四肢百骸無不熨貼,周圍的人聲低喃,像夏日南島微風,很是愜意。

於是她微笑,放鬆心情,拿著酒杯離開廖敏喬走的離舞臺更近些去聽歌。她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那片黑暗裏,臺上的光影打下來,讓她的側臉看起來有點寂寞的影子,她的表情帶著一種懶洋洋閒散微笑,像在暖陽底下放鬆了警惕的小貓,她的身子隨著節奏輕輕搖晃,修長勻稱的手捧著琥珀色的酒液,如黑緞般的長髮讓她隨意地挽到左側,她閉著眼,臉頰貼著冰涼的酒杯,酒意開始湧來,她微醺地,有點渴睡。

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還是甚麼,她老是覺得自己的身後有一股溫暖而沉穩的氣息,屬於男人的,他只是站在身後,不說話,他的呼吸圍繞在她的頸邊耳際,如果她往後一靠,或許就可以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裏,可是她只是靜靜地站著,等著酒意退去。那股氣息莫名地讓她感到安全,她知道他就在身後,很貼近自己,但是他不會傷害她。

http://www.songtaste.com/song/645913/ 舒淇 天堂口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6 Tue 2008 12:37
  • 幼犬

這個週日,我們到那間美式早餐店吃早午餐的時候,看見一個男人在路邊下了車,他牽著一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幼犬,到另外一間咖啡店買了三明治,然後就坐在窗外那間德國餐廳前的木椅上吃三明治,從我坐的這個這個位置很容易就看見那條神情專注的盯著主人手中的三明治的幼犬。
 
那男人時不時會分牠一點起司之類的,牠總是三兩口就吃完,然後繼續用那種水汪汪的專注眼神盯著牠的主人。
 
溫暖而熱情的小狗。
 
牠的毛皮黑的發亮,厚厚的腳掌穩穩的踏在石板地上,黑漆漆的鼻頭也像寶石一般發亮,但是我知道最起碼我這十年不會擁有這樣的動物,溫暖而熱情但是需要很多很多愛的動物。
 
這是四處遷移的壞處,因為移動跨越國度,如果不想在搬家時上演生離死別,就只能把念頭壓下。
 
往壞處想,養了狗就有餵養的責任,還有每天要遛狗,如果生病了還要帶牠去看醫生,不能有長時間的旅行,有很多很多的壞處。
 
可是我很喜歡在樓下偶遇鄰居們養的各種品種的狗兒,不屬於我的。
 
牠們總在陽光微暖的時候在草坪上奔跑跳躍,夏天轉秋時,每天帶小北極熊在樓下等校車的時候都可以看見各色各樣的狗兒,我們這棟樓有位頭髮全白的老太太養了一隻黃金獵犬,前年我們剛搬來的時候牠還是一隻可愛的幼犬,現在已經完全長大了,個性還是和善溫馴,有時在電梯裡遇見了,就會想摸摸牠的頭,看看牠那明亮無辜的大眼睛,還有濕潤的鼻頭,和隨時微笑的臉。
 
有一戶人家養了三隻黃金獵犬、一隻雪橇犬,牠們每天四點多會沿著社區起伏的草坪遛一圈,他們家裏專門請了兩位阿姨照顧這四隻狗,每天的任務就是帶他們下來晃晃還有餵食,之前常常偶遇,那時就可以摸摸牠們,感受一下那暖烘烘的氣息,不過今年那戶人家大概搬走了,因為再也沒遇見了。
 
有時候會想像自己擁有一些甚麼,不過那些念頭很淡很少,因為我發現自己已經擁有很多,或許實際上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陶缽,能夠裝載的東西就是那些,慾望會把一些我不需要的東西倒入陶缽裡,但是又裝載不下,這是這兩年突然發現的,前些年我總喜歡收集甚麼,每次經過機場,我會買一管口紅,走過書店會買幾本書,回台灣時偶爾帶回一雙鞋和衣服,但是隨著窩在家裏的時間越長,我發現許多東西都不是我非常需要的。
 
因為在家裡時常穿的也就是那幾件舊衣服,每個禮拜出去兩趟的程度也穿不了太多的新衣服。所以在一個人足夠溫飽且經濟無虞的狀態下,過於貪婪的追求金錢有意義嗎?
 
金錢帶來的快樂很短暫,通過金錢你可以滿足慾望,但是那慾望被滿足以後的失落感就不是金錢可以填塞的,過多的金錢或過少的金錢在不懂得滿足的人身上可以輕易地扭曲那人的性格,有時人因為有渴望而變得醜惡,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會使得一切都是對的,只要對自己有好處的即是正義,對自己有傷害的即使是自己錯了也是邪惡,然後。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多了小說裡的悲歡離合,無奈情事,就越發覺得自己幸福,現實裡多數人的生活是一成不變的孤寂,早上了起床上班,天黑了下班回家,週末時和朋友聚聚,禮拜天睡睡覺,然後年紀越大,隨著朋友們各自成家,能夠在週末陪著你的人越來越少,單身的屋子裡一室冷清,剛陷入熱戀的好友很沒意氣的拋棄你跑去戀愛了,然後發現自己活了這麼多年,時間一瞬間流過,自己卻還在原地。

 DSC_0655-1.jpg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迷著看網路小說已經好一陣子了,起床就看,看到天昏地暗,一個故事又一個故事接著沈迷下去,出門時,坐上車以後就立刻打開手機看下載的小說,可以說我的生活除了必須的那些都泡在小說的幻境裡。

 

我就好像養在玻璃瓶裡的小屍體,那液體是福馬林。

 

暫時還沒對這樣的生活厭倦。

可是我的熱情總是很短暫,對於其他。自從上次錢包被扒,我連出門都沒甚麼興趣,只去家樂福作每週必要的採購,還有每個月去一次花市買蘭花,這個月我還沒去買,想出門又覺得厭膩。

 

再過一個多月就要到農曆新年了,年關將近,路上大概扒手騙子橫行,這個五光十色的城市承載著每個人的慾望,我總是不敢過多碰觸,怕被吞噬。金融風暴從遠處席捲而來,所見的一切隱隱地含著一種不安和緊張感,大家像被推擠到懸崖邊,只要再一步就會掉下深淵,而誰都不知道下一個落入深淵的人是誰。

 

如果撐過這段時間,一切都會變好的,每個人心底都在這樣不確定的想著。

 

 


 

我看過在馬福林裡的小屍體。
那一整排玻璃盅從胚胎期一直排列到即將出世的的嬰兒大小。
液體是淡褐色的,那小小的身體有一種不自然的死白,他們不知道為甚麼排在偏遠鄉下的醫院裡,而且還是很多人看得見的地方,因為這段影像太過詭異,所以我不確定我的記憶是正確的。

如果是正確的,那麼他們是在台東關山的醫院裡,那時我很小,大概還沒上小學,為了甚麼去醫院我也不記得了,只是對那一排小屍體印象深刻,記憶的後半段是基督教的修女帶著微笑和我說話,她們穿著藍黑色的袍子,頭髮包裹在白色的頭巾裡面一絲不露,他們就住在教會樓上,每個人都有一張小小的木床,木床上鋪著白色的床單。

每個修女的胸口都帶著十字架,就好像每個結婚的人都帶著婚戒一樣,她們的臉上永恆地有著聖女般地微笑,言語溫暖和煦,小時候的事情我記得的不多,但是這一段記憶卻在自己打出「泡在馬福林裡的小屍體」時突然出現,那時的窗戶都還是木頭窗戶,其實那個山腳下的小鎮大概還有一半的房子沒多大變化,窗子依然是木頭作的,昔日可以借漫畫的那個有著怪老頭的小屋裡面空空蕩蕩的,破舊的昔日的時光就停留在那深深地黑暗裡,陽光都透不進去。

只有柏油馬路和小學還有翻修過的房子嶄新,路上的行人依然不多,這個小鎮像被時間定格似地存在,等到幾十年過後,我也已經老了,這小鎮的樣貌大概還是沒多大變化吧?

可是在這小鎮待一天還好,待兩天以上很容易感覺到永恆的孤寂,會想逃離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寂靜安祥,空氣新鮮,人們的笑容純樸,可是他們像玻璃罩似地把這一方天地與喧囂的塵世隔離了,熱鬧的城市遠在百里之外。關山國小前面的樹 

那時年幼的我常常看著藍天,還有藍天和山巒交界處的白雲,關山鎮就在中央山脈下方,這裡的山巒高聳,山的最高處常常雲霧繚繞,好像住著神仙似的,那時每天早上我看著那個交界處,想著我什麼時候才會被接回台北,這裡安靜靜止,沒有太多喧嘩罪惡,可是我寧願在鬧哄哄的喧囂裡待著也不想在這片寧靜裡度日,所以每天等著天黑,等著天亮,一個星期過的彷彿一年般漫長,間中夾雜著奶奶重男輕女的謾罵,我討厭這個地方,那時候。

單車道 

可是結婚後某一年,和北極熊來這裡騎腳踏車,我們沿著小鎮騎了一圈,天空灰灰的,溫度和空氣都剛剛好,騎累了屁股痛了我們就下來走一會路。我從來沒有到過這麼遠的地方,也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看過這個小鎮,每次回到這裡,總是鬧哄哄的一堆親戚,不然就是和愛喝酒的爺爺愛罵人的奶奶一起,可是那時和北極熊兩個人在一起,突然覺得在這裡定居也是不錯的,過了那麼多年,老宅裡早就無人居住,舊日的氣氛也已消失,門口的龍眼樹和後屋的蓮霧樹也早已因為道路拓寬而被砍除,那些童年裡漫長等待的夏日,早已不見。

只在心底留下一個害怕被遺棄的年幼的自己。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不是說要談談嗎?怎麼一直不說話?」

「我....」他垂著眼睛猶豫了一下,然後閉了眼深吸一口氣說:
「有一天下班的時候下了大雨,我看見你的背影,以為你來公司這邊找我,因為雨很大,天又黑,所以我認錯了人。」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