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半夜時他匆匆忙忙開車到這間旅館,他在網路上好不容易憑著電話找出這間旅館,卻因為半路塞車而心急不已,因為他再回撥的電話都沒人接聽,旅館的人客氣地說客人不接電話了,他突然有種會失去她的恐懼,車子在漫長的車流中緩緩移動著,他想著情人的吻和妻子的睡態,在發現自己即將失去妻子的這一刻他突然有點害怕,這半個多月來他竟然沒有察覺她的異狀,只是她安靜了些,多年來他們習慣了對方像把對方當作家裏的舒適沙發似的,剛剛結婚的熱烈情感也淡得像五月夏初的微風一般,存在,舒適,但是看不見。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窗外的白雲映著藍天,電線桿一隻一隻慢慢地向後退,破舊的公車上有些乘客到站下車了,有些人上來,有人走進婚姻,有人走了出去。

而她迷路了。她不知道自己搭上的這班公車到哪去,即使到站了,下了公車的她又該去哪裡?

她一個人靜靜地倚著玻璃窗流淚。

她其實很想鼓起勇氣弄清楚整個事情是不是真的像她所想的,但是心底她卻十分害怕失去他,如果她不愛他了,那麼要離開就輕鬆許多了吧?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車繼續開著,天空懶懶的躺著幾朵雲,她打開錢包,裡面躺著兩三張千元鈔票,還有幾張一百的,健保卡,提款卡,身份證都在。皮包裡還有一把梳子,一管口紅和粉餅,面紙,髮夾,便利店的收據,還有筆和小記事本。

只要身上有錢,不管想流浪到哪裡都沒有問題。更何況只是在這個小島上晃盪。只是她早上吃完藥以後就忘記帶藥出來了,可是這樣也好,她可以在清晰的思路下清晰的思考自己該怎麼辦。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完醫生後她坐上捷運,然後在終點站搭上淡水往基隆的客運,繼續一路慢悠悠的往海邊閒散而去,她只是想打發今天剩下來的時間。她轉頭看著窗外的風景,遠處的海時隱時現,吹來的風暖暖的,帶點海水的潮氣,客運上的人並不多,大概因為今天是個上班日的下午吧?在這個時間會搭客運的除了家庭主婦退休人士,大概就是像她一樣的無業遊民吧?

她突然在這樣的狀態裡,想起丈夫向她求婚的情景,那種堅定又帶點炙熱的神情讓她不禁燒紅了臉頰,她慢慢無意識地轉著手上的老玉,這玉的感覺很熟悉,摩挲著的感覺以後好似天生就該該在她手裡存在似的。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丈夫出門上班時,如同以往地給在睡夢中的她一個吻,醒來後,她原本想打個電話告訴丈夫她昨晚做的那個夢,可是中午吃完精神科的藥以後,她的夢也忘了大半了。

一。切。都。無。關。重。要。了。

內裡的那個她輕飄飄的想。


以前單身時,每次失戀分手,她總希望可以有一種遺忘的藥,吃了以後什麼快樂的不快樂的事情全部都忘光,不過她始終沒得到這種仙藥,沒想到現在精神科開給她的藥意外的有這樣的功效。

可是黃昏時藥效褪了,她總會默默的流淚,一個人無聲低低的哭著。

她到精神科那邊回診,精神科醫生耐心地聽她說話,並且告訴她之所以在發現丈夫外遇後會習慣性嘔吐,是因為她覺得自己不完美,所以丈夫才會外遇,於是她下意識地用嘔吐的方式來懲罰自己。

而黃昏的情緒低落是這些藥的輕微副作用,大體上的治療還是很不錯的,因為藥物把精神影響身體的形況緩和下來了。

她一邊恍惚的聽著醫生的說明,一邊察覺著自己似乎滑出了原來的人生軌道。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知道她丈夫外遇後,一到下午吃完東西,她總會習慣性地嘔吐,往往吃進去的東西總是吐得一乾二淨。原本以為自己不小心懷孕了,驗孕棒是一條線,沒懷孕,婦產科建議她去腸胃科檢查,腸胃科也檢查不出個所以然,於是兜兜轉轉的把她轉介到了精神科。

精神科醫生說她這是心因性的,因為精神上的壓力導致她習慣性嘔吐,然後開了藥給她,她猶豫著該不該吃,因為這是她第一次看精神科,手上有五六顆丸子,咬咬牙,她還是吞了。

那天她睡的極好,心情平靜,吃飯也吃的不少,吃完飯還像新婚時一樣窩在老公懷裡看影集,所有的聲音光影攏著一層透明的膜,連身體的觸感也明顯起來,她覺得快樂,老公外遇的事情好像被塞在牆角的舊報紙,礙眼,但是無關緊要。這個時刻,至少他還是她的。



這個晚上她做了一個夢。

她一個人赤著腳沒穿鞋子在大街上走著,似乎在找什麼東西,光溜溜的腳讓她覺得尷尬而且有種不安感。天色漸漸暗下,車燈閃爍,而她一直在夢裡的大街上走著,找著那樣或許不存在的東西。

她常常夢見自己赤著腳,走在或許熟悉或許不熟悉的城市裡,身邊沒有半個認識的人,溫度總是已經過了夏季的秋天,或者冬天,就是那種轉涼了的天氣,而她總是不合時宜的在冷冽溫度裡穿著夏季的洋裝。上次做這個夢的時候她正等著美術分班考試放榜,那是她生命中關鍵的一場考試,如果沒過,或許現在的人生就完全不同了。

人生就是在一些平靜的表面下遇見分界點,考試那年有個同學受不了壓力自殺了,他從學校頂樓跳下,摔斷了脖子和四肢,像個四肢可以隨意擺弄的假人娃娃般被人棄置擺在地上,可是他死去的表情看起來很安詳,好像慶幸自己終於脫離這個世界似的,如果不經意地看,他的嘴角似乎還有點微微揚起呢。

那時的她不知道為什麼,竟有點羨慕他。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