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舟001213
在某一個遙遠的國度,有一位領主為他的繼承人選擇了一位貌美而溫婉賢淑的媳婦,首先我必須先解釋一下這個國家的存在型態,這是一個動盪而領土時常分割的國家,每個人都可以據地為王,也可以挾著強大的軍力擴張自己的領土,而女性在那個國度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頂多只是像個男人的附屬品吧?不過,在那個國度的軍隊的移動工具卻是公共汽車噢,一隊一隊穿著整齊的武士剛正不阿的坐在長途客運巴士裡,穿越草原和每一處公路可以到達的地方。

那位女子是某個山腳村落的大戶人家的女兒,由於出落的落落大方,所以便被來家中作客的領主看中了,他覺得這女孩有他死去的妻子的堅毅的特質,所以一定非常適合當他兒子的妻子,而且那領主繼續想著或許他們可以繼承他江山霸業,把領土無限擴張,從東海到南海,最後統一這個國度。

於是在某個適合遷徙的春分時節他們結婚了,新郎和新娘直至結了婚那一夜才見到對方───彼此都說不上喜歡或者厭惡之類的感覺,他們只是各自遵守了父母之命而結婚了。

結婚後不久他們又繼續展開遷徙,那女子像個沉默的隨身僕庸似的跟在她的公公與丈夫身邊,走路時必須落後丈夫三步、吃飯時要等所有的人全部吃完,才能匆匆的吃兩口算數,然後就必須開始整理那一堆杯盤狼藉,日復一日,月復一月,那女子開始質疑自己為何必須將一生埋在這無止盡的遷徙與奴僕般的生活中?

她坐在巴士的第二排左邊靠窗的位置上,看著正在駕駛著這輛龐然巨物的丈夫,看著滿頭華髮的公公,和坐在第一排的丈夫的乳母,她想著開如何提出離開的請求,但每一次她都因為不知如何開口而作罷,她把目光飄向窗外,看著隨著季節而不同的草原景色,有時滿佈著不知名的小花、有時枯黃一片,有時青嫩鮮綠的像是一片連綿不絕的海。

後來有一天,她的公公帶了一整隊士兵前往另外一個地方打仗,於是這個旅途裡就只剩下她和她的丈夫,一路上她幾次鼓起勇氣想告訴他,她想離開,而最後終於在她第N次下定決心之後,她明確的(其實是帶著一點點怯生生的猶疑的)告訴了他。

那個年輕而沉默的男子只是專心的開車,過了好一會才告訴她,他答應她的要求。

不過這時那女生的心底卻隱隱的有點兒不舒服,沒想到原來在他的心底,她只是如此舉無輕重的存在罷了,他連一絲絲的不捨也沒有,她沒辦法從他的表情裡去讀出任何訊息。

後來,黃昏到了,他們到了一個巨大的池塘邊紮營,在大家正在打水準備煮晚餐時,卻突然遭受到巨型蜻蜓的襲擊,每一隻蜻蜓的翅膀張開來都有人類張開雙臂那麼大,於是大家驚慌失措的四散逃逸,她的丈夫拉著她的手沿著水路跑向森林的的深處,那是他第一次牽她的手,他們跌跌撞撞的奔跑著,整個身體都弄髒弄濕了,後來他們倆乾脆在某個樹洞裡點燃營火紮營,他對她說,如果她想走的話,或許現在是最好的時機吧?因為若她想逃跑的念頭被他的父親發現的話,一定會被處決,所以趁著清晨霧氣未散時走吧。

她翻弄著殘留的營火,默默不發一語。

他把從不離身的銀柄箭弓從身上解下來交給她,叫她隨身帶著,以便通過一關又一關的檢查。

那時候領主已經發現他們兩個了,他拉開了長弓,準備自行處決她的媳婦,可是當他看見他的兒子把那把銀弓送給她時,他緩緩的放鬆了繃緊的長弓,並且掉頭離去,因為那把弓箭是他妻子的遺物,當年他傳給他的時候,就曾經對兒子說將來要把這銀弓給自己最深愛的人,而如今他明白了兒子的深意,於是他放過了那個即將叛逃的女子。

那對夫妻像一對老友般互相道別,彼此要到了這一刻才發現自己是多麼喜歡對方,但是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他們從小所成長的環境,把兩個人都訓練成了一個不擅表達自我情感的人,於是自此以後,他們就再也沒見過面。

過了多年以後,那位少主沒有辜負他父親的願望,成功的統治了大半的領土,而且後來又再娶了一位妻子,那女子也在離開他以後,依著自己的心願變成了一個成功而聲名遠播的說書者。

他們再也沒見過面,卻總是惦記著留心著彼此的消息,誰也不知道他們依然深愛著對方,這一切變成被時間掩蓋的秘密。

coco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